June 24, 2019 / 12:44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政府愿谈判的对手就是抗争者的领袖--信报6月24日

修订《逃犯条例》引发激烈抗争,有人形容为“完美风暴”,相信未来一段日子仍然争议不息,政府可谓面对九七回归以来最严重的管治危机,特首林郑月娥即使避过下台一劫,余下三年任期定必荆棘满途。监于社会撕裂至剑拔弩张,热爱香港的各界人士异口同声认为“对话”是化解危机之道,同时有舆论指出,长远而言必须重启政改,否则根本不可能有效回应抗争者的诉求。

据了解,林郑刚与一众司局长举行长达五小时的集思会,商讨怎样多听民意,然而没有结论,因为不知从何入手。多听民意离不开与抗争者谈判对话,问题是新世代的示威模式急速转变,以6月21日的包围湾仔警察总部为例,没有领袖,没有大台,人群如水,自聚自散,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组织是当日最具代表性的指挥者。

对话好过对抗,此乃老生常谈,然而有人悲观地指出,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代表示威者,因此以谈判方式解决问题基本上行不通。

对话真的行不通吗?其实不然,我们尝试破格思考,抗争者的领袖固然需要一定程度的民意基础,但很多时候亦需要“官方认定”,谁被政府认定为谈判对手,谁就是抗争者的领袖,谈判自然可以展开。尤其重要的一点乃在于,官方认定的谈判对手必须拥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特质,拒绝率领群众参与激进行为,如此才可为修补社会撕裂带来有意义的作用。

且看印度国父甘地的历史,这位以“非暴力哲学”闻名于世的圣雄受到举世景仰,但在其漫长的抗争岁月里头,并非一开始就是公认的领袖,只是芸芸起义者之一。当时不满英国统治的印度群龙无首,人民唯一的共识是脱英,手段则五花八门,有人攻击警察局,有人破坏火车站,而且频率是数以百计。正正由于印度各派别普遍的抗争手法十分暴力,衬托出甘地所倡议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情操高尚,一方面受到民众爱戴,另一方面成为英国殖民政府的谈判对手。英国的逻辑很容易理解,既然局势混乱,统治者与抗争者非进行对话不可,那么激进派与温和派二择其一,跟甘地谈判有机会把伤害减至最低。简单而言,英国认定甘地是谈判对手,甘地就是印度抗争者的领袖。

香港的情况亦可作如是观,虽说没有人能够代表全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示威者,但总有一些拥有民意基础的组织,只要政府愿意谈判,谁获邀对话,谁就是抗争者的领袖。举个例子,6月9日和6月16日的大型游行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而这个组织一向主张“和理非”,事实上两次大型游行都受到国际赞许,政府不妨考虑邀请民阵对话。没错,民阵不代表所有示威者,但与之对话不失为楔入点。

重启政改如果一时三刻办不到,政府最低限度应该透过对话积极回应抗争者的诉求,否则香港社会固然陷入动荡不安的危机,而且“一国两制”将会愈来愈受到台湾民众抗拒,妨碍北京政府的统战布局。昨日台北凯达格兰大道出现一场“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的游行活动,主办者不满部分亲近大陆的台湾媒体对于香港的反修例风波知情不报。换言之,香港的局势挑起了台湾与大陆的对立情绪,从而影响明年一月的总统大选,民进党的现任总统蔡英文已经受惠于这样的情绪而胜出党内初选,名正言顺得到角逐连任的提名权。

香港政府现任和前任高官苦口婆心呼吁市民以大局为重,重建互信,重新出发,可是类似的劝勉只怕在抗争者耳中难以产生作用。重建互信少不得的是实际互动,对话少不得的是对手,政府与其担心抗争者没有大台,倒不如面对现实主动自行搭建一个对话平台。(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