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李飞设下考卷,林郑小心作答--信报11月17日
November 17, 2017 / 1:30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李飞设下考卷,林郑小心作答--信报11月17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来港出席研讨会主讲时表示,特区成立二十年以来,至今仍未全面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法律缺位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已有目共睹。何谓不良影响?显然指的是一小撮天真港人鼓吹独立,企图分裂国家,却未有足以阻遏的法例应对,使港独分子肆无忌惮。

人尽皆知,为二十三条立法扞衞国家主权完整乃香港的宪制责任,问题并非要不要立法,而是何时立法,以及怎样立法。李飞如今点出这个存在了二十年的法律缺位,于是不少人应声附和,例如曾任保安局局长的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认为,立法愈快愈好,这是向国家和香港的一个交代。此话出自叶刘口中,自然令人回想到二○○三年,当时的董建华政府尝试立法而触礁,主责其事的叶刘随后辞职负笈海外学府深造去也。换言之,法律缺位不是不想填补,可惜难度极大。

十四年前立法不成,十四年后的今时今日,莫非已具备水到渠成的条件?站在中央政府的角度来说,实在再没有什么值得顾忌,「十九大」之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大权在握,综合国力更上一层楼,「中国梦」进化为「强国梦」,而且「一国两制」对台湾失去示范作用,那么直接要求香港为二十三条立法乃理所当然之事,毕竟此事牵涉国家安全的大是大非,地方政府照办乃责无旁贷。

必须注意的是,李飞在港将习近平宣示的「全面管治权」十分清晰地勾勒出来。他说道,国家宪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根和源,没有国家的宪法,就没有香港《基本法》;没有《基本法》,就没有香港特区及「一国两制」。李飞指出,香港特区是中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不是独立或半独立于国家的政治实体,中央对香港特区实施由上而下的宪制性管治,香港是统一的国家治理体系的一部分,受中央领导和监督,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他甚至讲到,中央政府将会与本地政权机关一道共同对香港管治,有些重要事务,要中央直接管理,更多的本地事务,会由中央授予香港管理。

中央由上而下管治,特区焉能拒绝由下而上奉命?既然中央无所顾忌,那么剩下来就看本地立法如何进行。毫无疑问,这是特首林郑月娥必须小心作答的考卷,而且试题十分艰深,因为牵涉到政改,按照民主派的诉求,不重启政改达致普选的话,休想为二十三条立法。

林郑的《施政报告》提到,二十三条立法的前提是「创造有利立法的社会环境」,至于普选,首先要「营造有利推动政改的社会氛围」。左一句社会环境,右一句社会氛围,无非以时间换取空间,务求暂时搁置争议,尽量搞好民生项目再说。

缓兵之计不是不可取,但总不能拖到天荒地老,所以我们认为,林郑不妨稍为主动一点,适当地诱导社会环境和社会氛围往全民共议的方向发展。譬如说,由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担任召集人的智库「香港愿景」曾经提出建议,以「先易后难」的方式处理二十三条,首阶段先整合现有法例,在《刑事罪行条例》内涉及叛国和煽动叛乱的条例中,删去「联合王国」、「英国属土」等殖民地字眼,并将「女皇陛下」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清晰定义分裂国家等等罪名;第二阶段才处理包括窃取国家机密,以及禁止香港政治组织与外国政治组织建立联系之类的行为。该等建议不一定照单全收,但「先易后难」的概念大可借来一用。

同样的概念适用于政改,如今连昔日坚决反对「八三一」框架的学生领袖周永康也有新思维,愿意考虑普选的「中途方案」,例如功能组别民主化和改革特首选举提名委员会,林郑何不广开言路共议一番?

李飞设下的考卷虽然难答,但年年考第一的林郑绝对不该交白卷。(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