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2, 2018 / 1:28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树下再添亡魂,防患不容轻忽--信报8月22日

为了防止十年前赤柱发生刺桐古树倒塌压死十九岁少女庄颂贤之悲剧重演,政府事后成立树木管理办事处,可惜过去十年,塌树杀人事件依旧陆续有来,昨日惊现另一宗血案,事发于秀茂坪新清水湾道顺利邨基顺学校对开路面,死者是四十八岁印尼籍女佣。树下再添亡魂,难怪树木办之功能屡受质疑。

惨剧发生于昨日上午约七时半,一棵印度橡树折枝堕下,长约三米、重约三十公斤的树枝击中路经的事主,头部重创,当场昏迷,送院抢救后不治。素有「树博士」之称的教育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研究讲座教授詹志勇到场视察后指出,树桠断口齐整兼木质变白,怀疑该段树枝早已被真菌入侵致木质腐烂变得脆弱,终于折断弄出命案。

詹志勇又表示,属于榕树家族的印度橡树是巨无霸,可长成三十米高的庞然大物,根本不适宜栽种于狭窄的小斜坡路边花槽,现场泥土不足以提供树根伸展空间,树冠之下是行人众多的巴士站,构成较高风险,所以他断言:「最初在上址种植印度橡树的决定是错的。」

据说,出事的印度橡树已经存在了四十年,昔日的种树决定错误与否还是次要问题,最重要是如何保障人命安全。大家关心的是,树木办究竟有没有克尽厥职,透过详细检查防患于未然?

按照目前的工作分配,树木办负责制订管理树木指引,定期护养树木并进行风险评估,协调各政府部门,将有问题的树木转介予相关政府部门跟进。然而,现时政府涉及管理树木的部门多达十个以上,怎样有效协调顿成疑问。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指出,树木办有责无权,只能单向发出指令,但各部门有否落实有关政策,并非树木办管辖范围,而大部分政府部门更会委聘承办商作树木检查,惟有关承办商质素参差,部门未能有效监察。陈淑庄认为这次事件反映树木管理架构出现严重缺失,促请政府立即就《树木法》立法及成立有权有责的单一部门负责管理全港树木,以防再有塌树酿成伤亡。

昨日印佣树下枉死之后,树木办回应,涉事之印度橡树由房屋署负责管理和保养,房屋署于今年六月完成检查该树,在承办商提交有关报告后,已安排承办商在八月二十四日前修剪树冠及枯枝。至于房署发言人则称,按树木办的指引,于今年五月下旬为所有已进行个别树木风险评估的树木作审核,并在六月要求该树木风险评估承办商进行复检,承办商在复检时并未发现有需要即时跟进的问题。房屋署亦已根据承办商复检报告,要求树木风险缓减工作承办商清除树冠上枯枝,并须于八月二十四日前完成。

简单来说,树木办要求房屋署检查,房屋署要求承办商检查,承办商六月的检查结果是没有问题,但八月却发生了塌树杀人事件。假如詹志勇判断正确,堕下的树枝早已被真菌入侵致木质腐烂变得脆弱,应该不可能是短短两个月内冒出来的突发现象,那么如何解释得了检查结果与事实之偏差?这或许印证了陈淑庄的讲法,承办商质素参差,部门未能有效监察。

抚今追昔,这已是近十年第五宗塌树杀人事件。庄颂贤之死尽管促使政府成立树木办,然而这个新设部门看来只是架床叠屋的产物,实际管理树木的工作依旧由十多个不同部门各自为政,根本不能发挥应有的功能。由此可见,政府必须赋予树木办更大的权力,从协调提升为统筹,以便指挥各部门进行到位的树木管理工作,免却有责无权、官僚推搪之弊。

说到底,人命关天,政府必须切切实实汲取一次又一次的惨痛教训,防患不容继续轻忽。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