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8, 2018 / 1:01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法庭违例拍摄须阻遏以儆效尤--信报5月28日

香港明文禁止在法庭内拍照和摄录,可惜近来接二连三有人涉嫌违反条例规定,拍摄行为惹起公众关注,其中一名来自内地的女子正接受警方调查,日后交予律政司考虑如何处理。涉案女子声称在法庭内拍摄「只是小事」,所以扬言「我喜欢拍照便拍照」,但事发之时正在审理案件的法官明言「这是大事」。

根据《简易程式治罪条例》二百二十八章第七条规定,以下行为皆属违法,可被判处罚款二千元:「任何人在法庭内拍摄或企图拍摄任何照片,或为供发表之用而在法庭内绘画或企图绘画该法庭的法官,或在该法庭所进行的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的陪审员、证人或任何一方的肖像或素描;或发表在违反本条上述条文的情况下所拍摄的任何照片、所绘画的任何肖像或素描,或其任何复印品。」若然情节严重,例如法庭之内的拍摄行为干扰司法公正,甚至有机会被控以藐视法庭罪,后果不止于罚款,而是收监。

昨日在港台节目《城市论坛》之上,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表示,有人在法庭内拍照并非单一事件,应该严肃处理,并指这些行为可能令市民不敢担任陪审员,冲击香港的司法制度,政府有必要加强宣传教育,让市民明白当中的严重性。张达明建议,在开庭前派发单张,说明法庭内不准拍摄,同时设立热线,让法庭保安能在事发后即时通知警方。

法庭内禁止拍摄的规定其实不难理解,就是为了让法官、证人和陪审团免受外界干扰。试想想,假如有个别陪审员的容貌被拍摄而身份曝光,随之受到「威迫」或「利诱」,相关案件怎可能得到不偏不倚的公正裁判?陪审制度是香港法治体系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要是法庭拍摄行为不被阻遏,市民基于身份曝光的忧虑而不敢担任陪审员,对于法治的冲击实在非同小可。

陪审制度历史悠久,在英国沿用千年,在香港早于一八四五年通过《陪审员与陪审团规管条例》采用,由于行之有效,所以《基本法》第八十六条明文规定:「原在香港实行的陪审制度的原则予以保留。」

陪审制度简单来说是透过普通人的观点,判断特定情节是否合理,毕竟普通人的常识和生活也许比法官更丰富,陪审团参与刑事案件有利于司法人员避免陷入「专业盲点」。当然,有利也有弊,作为普通人的陪审员说不定带有偏见,所以筛选陪审员是控辩双方寸步不让的拉锯战。且举一例,如果受审的是男子涉嫌强奸女子的风化案,控方总希望陪审团清一色是女子,入罪的可能性较大,辩方则希望陪审团全男班,被告有较大的机会得到同情。

名义上,担任陪审员是公民不可推卸的义务,然而实际上存在着太多的豁免因素,而且控辩双方皆可提出种种理由(有时甚至毋须给予任何理由)反对某人成为陪审员,目的就是增加诉讼胜算。二○一七年前特首曾荫权涉贪案之中,曾有男子以「喂夜奶」为由申请豁免担任陪审员,本来法官拒绝其申请,但辩方律师运用否决权,该男子如愿得以豁免。那就是说,如果法庭拍摄蔚然成风,市民又可以凭「不敢上镜」为由申请豁免,即使排除万难组成陪审团,拍摄行为仍然存在着干扰司法之风险,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接二连三有内地人违例在香港法庭拍摄,究竟是以「游客」的心态贪玩,还是别有用心?暂时无法确定,但不管如何,律政司和司法机构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不容拍摄行为妨碍司法公正。

若说内地游客把香港法院视作景点,动机是体验法治,那么我们建议,拍摄地点应该是法院建筑物外貌,这才符合法治精神。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