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7 / 12:53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法治精神勿扭曲,谁打人谁就有罪--信报12月19日

退休警司朱经纬昨日在东区裁判法院被判罪名成立,控罪是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法官钱礼表示,由于案情严重,必须即时还押等候十二月二十九日判刑,意味着被告将于狱中度过普天同庆的圣诞节,刚巧也是他的五十八岁生日。

事发于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占领运动期间,在旺角弥敦道执勤的朱经纬涉嫌以警棍殴打途人郑仲恒,他曾向投诉警察课辩称以警棍作为「手臂延伸」驱使对方前行,但监警会不接纳,律政司遂决定落案起诉。事隔逾三年,这位退休警司终于受到法律制裁,法官认为被告自辩的供词与呈堂影片有矛盾,以警棍殴打事主颈部缺乏合理解释,而且质疑被告并非真诚相信当时事主有侵略性行为或意图。

朱经纬案尽管拖了一段时日,还触及占领运动的政治因素,所以必定会有不同立场的群体予以不同解读的评价,有人觉得是「彰显公义」,有人觉得是「失诸偏颇」,例如昨日有记者问朱经纬「会否向事主道歉」,其亲友即起哄大叫「打多佢几下」。

其实,不管情绪化的取态如何,也不管被告的身份是谁,此案可以用一个通俗易懂的道理阐明,那是「打人就系唔啱」。如果大家服膺于谁打人谁有罪的原则,那么朱经纬案及其他同类案件的是非曲直一目了然。至于争议性更大的七警案亦可作如是观,打人就系唔啱,七警打人固然有罪,案中被打的曾健超涉嫌袭警,所以他亦有罪。

为什么要不嫌浅陋介绍幼稚园学生也懂的道理?因为在香港这个撕裂社会,触及政治因素的案件往往被扭曲至颠三倒四,这边厢指摘「警察拉人、法官放人」,那边厢高呼「助纣为虐、法治已死」,本来不偏不倚独立裁决的法庭沦为批判对象,攻讦者所持的理据并非谁打人谁有罪,反而是以亲疏定黑白,谁打我的人,谁就罪无可恕!「敌方」的人被打,就是抵打!

香港不应继续撕裂,法治尤其不该亵渎,因此,香港人最好重新温习小孩也懂的道理,打人就系唔啱,管你是警司还是示威人士,然后坦然接受法律制裁,不要诸多藉口呼天抢地。

朱经纬案的起诉权握在律政司手里,最近盛传,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快将离任,那么很自然令人关心谁来接任司长,而新司长在决定起诉某一案件与否之时,会不会大公无私。

袁国强任内政治动荡,既有占领运动,又有旺角骚乱,其处境可谓「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据说接棒大热人选是仲裁专家郑若骅,特色是没有特色,因为她甚少对政治议题发表意见。

袁国强是上届政府续留迄今的司长,有部分舆论分析指出,他答应现任特首林郑月娥再坐一会,只是捱义气挡子弹,消耗一己民望处理好被普遍视作烫手山芋的高铁「一地两检」,告退之时可让继任者凭着较高的民望展开其他工作,例如《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这样的「挡子弹论」未知真假,但我们认为,即使袁国强愿意捱义气,其继任者亦须具备出类拔萃的才华,方能驾驭得了复杂多变的局面。最重要的一点,律政司司长必须坚毅不屈扞衞香港的法治精神,把本来卑之无甚高论的浅陋道理,再度在全人类面前发扬光大,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法治好比空气,有的时候,不觉其存在,一旦没有了,益显其可贵。香港法治经历过闹哄哄的冲击,是时候回复基本步,律政司决定是否对某一类案件起诉,很大程度印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能否彰显。

郑若骅如果确是律政司司长接任者,她过往很少对政治议题发表意见不成问题,反而是优点,因为判断「打人就系唔啱」根本毋须政治考虑。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