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3, 2018 / 12:49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泛民不团结难以言胜--信报1月23日

既然参加游戏,就应遵守游戏规则;订立规则的人,当更该维护规则。尊重机制是民主派经常放在嘴边的「金科玉律」,然而在民协冯检基的遭遇之上,大家看到的似乎是另一回事。不少泛民中人公然打算推翻初选机制,卒之导致冯检基昨日宣布放弃替补地位,即使专业议政姚松炎参加三月立法会九龙西地区补选的资格被取消,他也不会以Plan B的身份顶替出选。

游戏规则是什么?泛民明知要重夺议席的话,非团结不可,最佳策略是只派一人参与各区补选,始能集中票源,避免出现鎅票效应,让建制派候选人「渔翁得利」;经过多番协商遂有达成共识的初选机制,按投票及民调综合结果厘定优次。根据这样的游戏规则,泛民的九西名单是姚松炎排第一,冯检基排第二,民主党袁海文排第三,排前者参选资格若有闪失,余人顺序递补。由于姚松炎曾经被褫夺议员席位,属于高危人士,所以冯检基的替补地位成为受关注的焦点,不幸的是负评多于正评,他透露连其家人亦被咒骂。

太多人忧虑「姚落基上」的安排令胜算大减,甚至纯粹出于不喜欢冯检基的政治路线或个人风格,提议不如改由其他人士替补,包括没有参加初选的民主派元老,例如公民党主席梁家杰。退一步海阔天空,此乃冯检基弃当「备胎」的动机,以免泛民阵营继续陷于分歧与斗争的窠臼,宁愿由「又倾又砌」变成单边被砌。

冯检基虽说是主动弃权,但严格来说,这次事件其实是泛民自我DQ,即使存在着机制,却因为人选并非心仪对象而不惜弃之如敝屣。早在冯检基宣布退出之前,泛民阵营已有意见指出,推翻机制是不负责任行为。民主党副主席罗健熙撰文呼吁,尊重机制乃应有之义,有机制而不跟从则是「缺乏政治伦理、没有道德、输打赢要、公然走数」。

至于冯检基本人,日前打了个相当生动的譬喻:「我买了飞排队坐摩天轮,点知去到话个位要畀梁家杰坐,佢又唔使排队,又唔使买飞,但我就畀咗八万几蚊参加初选。」

空有机制而拒绝遵守,符合程序公义吗?谁不顺眼就换掉谁,这跟泛民一直以来深恶痛绝的「筛选」有什么分别?就算冯检基如今以大局为重,渴求以和为贵,藉着弃权来避免「同道中人」分歧与斗争,接下来还有一个头痛问题:袁海文能够获接纳而以Plan C身份得到替补席位吗?单以胜算而论,袁海文的号召力远逊于姚松炎,知名度也远不如冯检基,假如因此又把他「筛选」掉,泛民的再次自我DQ恐怕进一步贬损形象。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说得没错,冯检基的退出可以预见后遗症更大。胡志伟没有详细阐述后遗症是什么,但不难看出,症状之一是民主派继续为了谁是「备胎」而争拗不休,要是最终把初选机制彻底推翻,泛民又会回到碎片化的状态,届时建制派参选者将会暗暗窃笑。

对于冯检基退出,袁海文表示留意到初选后民主派出现「令人忧虑的内耗」,他不断备受攻击并不公平,民主制度不应「因人而废」。诚哉斯言,因人而废不符民主精神,偏偏民主派虽以民主为号,却视游戏规则极具弹性,可供搓圆揿扁,看在选民眼里情何以堪。

按目前情况判断,泛民比较明智的做法是搁置争议,仍然由袁海文饰演Plan C(其实已升为Plan B),然后指望姚松炎做足一切准备工夫而不被取消选举资格,一旦姚名正言顺成为候选人,实实在在展开拉票工程角逐九西议席,那么谁是替补角色根本毫不重要。怕只怕争议没完没了,或者到头来再定规则,把龙门搬到让个别民主派元老真的「又唔使排队、又唔使买飞坐上摩天轮」,这样的所谓备胎,随时有机会爆胎,不服气的人另起炉灶又自行参选去也。

总的来说,泛民不团结难以言胜,自我DQ有悖团结的要求。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