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0, 2018 / 1:47 AM / in 4 months

港报社评:港铁罹患巨婴症,政府切勿再娇纵--信报8月10日

港铁沙中线工程再爆丑闻,土瓜湾站地盘附近二十三幢楼宇沉降,幅度超出容许上限,港铁既涉嫌隐瞒,也没有停工补救。几日前,港铁才因为沙中线红磡站工程涉嫌造假,导致五名高层被即时离职或被提早退休,现在又怀疑隐瞒沉降,不容否认这家公司实在濒于沉沦。

根据《苹果日报》披露,该报取得内部顾问报告显示,土瓜湾站地盘周边二十三幢沉降的楼宇之中,宝马大厦录得最劲六十二点九毫米沉降,超出上限百分之三十四,该大厦基座是蚬壳油站。位于其旁的土瓜湾市政大厦亦录得五十一毫米沉降,超出上限五成。

屋宇署的作业备考列明,如工程可能导致相邻建筑物沉降,施工前要拟定可容许的沉降上限,一般建议为二十五毫米,不过承建商亦可因应地盘情况自行计算上限,再交屋宇署审批。工程开展后,如有监测点录得沉降数值超出上限,便要即时停工,进行修补加固。

二十三幢楼宇沉降超标,屋宇署为什么不勒令港铁停工?资深土木工程师倪学仁解释,沙中线是政府项目,属于豁免工程,变相把《建筑物条例》下的监管权力交予港铁的「合资格人士」,无需屋宇署批准便可施工。换言之,港铁拥有特权,屋宇署没有办法叫停。

看情况,沙中线及高铁不按传统的「拥有权模式」兴建,改为采用「服务经营权模式」,弊端实在太多。所谓沙中线属于豁免工程,正正源于「服务经营权模式」,意思是政府出资兴建,港铁负责规划和设计,铁路建成后由政府拥有,港铁获批经营权,并且每年收到管理费,假若工程超支,由政府以公帑支付。

在这样的模式之下,即使出现沉降,港铁有权拒绝停工;即使超支严重,埋单的是政府;即使闹出红磡站有二千个螺丝头消失的大事故,政府可以追讨的赔偿金额上限,充其量只是港铁收取的管理费总数,不能罚到具备阻吓作用。

工程超支由政府埋单,港铁所得的管理费与成本挂鈎(总额为工程费用的百分之十点五),有机会出现一个荒谬绝伦的后果。试想想,红磡站工程擅自更改设计带来安全隐患,最坏情况是拆掉重建,少不免又是一笔可观的超支费用,政府竟然要为闯祸的港铁埋单,岂不成为任人予取予携的冤大头?尤有甚者,更多的超支意味着港铁得到更多的管理费,莫非做错事反而有奖赏?

从这个流弊丛生的「服务经营权模式」可见,在香港集体运输系统无对手的港铁肆无忌惮松懈无章,或多或少是政府娇纵出来的畸形现象,讲得通俗一点是「慈母多败儿」。要不是政府百般迁就,提供各式各样的优待与特权,港铁未必会变作今时今日大得不能倒的巨婴。五名高层虽然被撤换,然而假若政府的慈母心态不变,港铁的巨婴症恐怕无法治癒。

为了避免巨婴捣蛋有糖吃的荒谬场景,政府必须作出两个规定,第一,可以追讨的赔偿金额不限于港铁收取的管理费总数,务求可「罚到入肉」;第二,港铁失误所造成的超支费用一律由港铁自行承担,假使红磡站工程真的有必要拆掉重建,或者土瓜湾站地盘导致邻近楼宇沉降有必要补救,额外开支不应转嫁于政府,即是不应再打纳税人荷包。

港铁实在被娇纵得太久了,丑闻长揭长有,并且重复犯错。高铁超支与延误已经让前行政总裁韦达诚及前工程总监周大沧问责下台,事后居然没有汲取教训,现任行政总裁梁国权和现任工程总监黄唯铭又因工程纰漏而卷铺盖。港铁品牌好坏不单止影响这家上市公司,亦扣连香港的声誉,拨乱反正之道离不开彻底改革,改革的核心关键是取消优待与特权,「服务经营权模式」之类的宽厚条件不应继续存在。

总而言之,政府收起慈母嘴脸,坚拒再放任,方有望治好患了巨婴症的败儿。(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