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4, 2019 / 12:50 AM / 16 days ago

港报社评:特朗普为英国“雪中送叹”--信报6月4日

美国虽然是英国如胶似漆的传统盟友,但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两国关系浓情转淡不复旧观。很不巧,特朗普展开上任后首次对英国正式的国事访问前夕,“狂人总统”再次显露其口没遮拦的独特风格,一次过得罪了无数英国人,包括皇室成员哈里王子的爱妻梅根,令这趟一连三日的访英行程变作尴尬之旅,最低限度预料将有数以万计的示威者动用“巨婴气球”迎接这位重量级外宾。

尚未踏足伦敦之前,特朗普接受传媒访问,毫不避嫌指点别人的江山,直接评论首相文翠珊的脱欧谈判策略失败,又称支持他的好朋友前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接任首相,还说到应该让脱欧党领袖法拉奇(Nigel Farage)加入政府的脱欧谈判团队。如是者,工党批评特朗普说三道四干涉内政,党魁郝尔彬拒出席欢迎国宴;伦敦市长简世德(Sadiq Khan)用字更狠,痛斥他犹如二十世纪的法西斯独裁者。

特朗普到访英国的时机本就不佳,眼下正值文翠珊刚宣布辞职,保守党未选出新党魁,即是相位谁属悬而未决,美国总统缺乏真正的对口单位,国事访问云云,不可能获得富于意义的具体成果,充其量跟英女皇在白金汉宫拍照留念,只是被总统先生称作“我不知道她这么讨厌”的梅根应会避席。时机欠佳之余,英国政坛又是乱成一团,特朗普干涉内政无异于为盟友“雪中送叹”。

且看约翰逊,荣获特朗普夸赞是出色的首相人选,也许是一记“死亡之吻”,因为这位脱欧派悍将在保守党内其实树敌甚多,与欧盟的关系尤其恶劣,何况他目前官司缠身,随时会在党魁选举之中阴沟里翻船,加上美国总统“钦点”造成反效果的话,暗涌更甚。理论上,约翰逊是接替文翠珊的大热,然而保守党的党魁选举先由党内国会议员筛剩两位候选人,最终才交给十二万保守党员投票选出,而目前估计多达十四人有意角逐党魁,稍一差池即可凭几名议员之力卡住约翰逊的出线机会,例如说不定有人利用他被控“误导公众”(谎称英国每周向欧盟上缴三亿五千万英镑)的官司而大兴问罪之师。

即使约翰逊排除万难,果然接任首相,他所说的不惜“断崖式脱欧”的谈判策略能够成功吗?宁可无协议脱欧,也不向欧盟屈服的讲法,无疑跟美国总统的狂傲招数若合符节;特朗普指出,假如由他进行脱欧谈判的话,他会以诉讼或呈请等形式,把欧盟令英国损失大量金钱的过失摆上枱,而且拒绝支付三百九十亿镑的分手费,总之谈不拢就拂袖离场。如此思维,当然是约翰逊的那杯茶,否则连发型也相似的两人不会惺惺相惜,问题是世界第一经济体办得到的事,英国可以依样画葫芦吗?美国冒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向中国发动贸易战,尚且不见得令北京屈服,英国面对的是欧洲二十七个国家(减去英国后)组成的强大经济体,企图反枱离场逼对方让步谈何容易。至于英国国内,无协议脱欧必遭激烈反对,自不待言。

特朗普的另一位好朋友是法拉奇,让他加入脱欧谈判团队的建议,听在英国人耳里大概跟笑话没有分别。诚然,新成立不久的脱欧党在欧洲议会选举取得亮丽成绩,其实一切拜保守党和工党流失票源所赐,法拉奇本人的争议性比约翰逊有过之而无不及,与欧盟的关系何止恶劣那么简单,不妨形容为“话不投机半句多”。要是法拉奇加入脱欧谈判团队,配合约翰逊的神经刀,后果几可肯定是世纪灾难。

说到底,不管有没有特朗普踹上一腿,近三年英国为了脱欧早已焦头烂额,文翠珊下台不代表带来希望,如今狂人总统开腔帮倒忙,相信迎接他的示威者必然群情汹涌,络绎于途。(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