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20 / 12:02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疫情可能压垮文在寅与特朗普--信报3月4日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球扩散,除了疫源中国以外,目前受感染最严重的国家是南韩、日本、伊朗和意大利,确诊与死亡数目节节上升,美国也在短时间之内激增至六人病殁。虽然世界衞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表示,抑制病毒蔓延的机会仍在,但情况始终不令人感到乐观。

以南韩为例,目前已累积至超过五千宗确诊(逾五成与新天地教会有关),总统文在寅不得不宣布全国进入战斗状态,政府所有机构二十四小时全面戒备,拨款30万亿韩圜(约1,958亿港元),以减轻小型企业、低收入人士等弱势社群的经济困难,并刺激萎缩的内需和消费。

随着南韩疫情肆虐,民众到处张罗也买不到口罩,香港不久前震惊国际的通宵轮候苦况,正在该国之大街小巷重演。其实不止南韩,但凡被病毒攻陷的国家都饱尝了一罩难求之苦。

既然南韩的确诊个案呈现爆炸式上升趋势,文在寅也面临着非常沉重的政治压力,民望下跌五个百分点至不足45%,甚至有140万人在青瓦台联署请愿「敦促弹劾文在寅总统」,请愿内容包括:「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事件中,文在寅总统的应对方式,愈看愈像『中国的总统』而不是『韩国的总统』,国内口罩价格暴涨十倍以上并持续断货,当国民因口罩紧缺而难以购买,总统却向中国捐了300万个口罩。全世界共有62个国家禁止中国人入境,但政府却完全没有拿出实质性对策--作为大韩民国的总统,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保护本国国民』吗?」

回顾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瘟疫蔓延,总会为人类社会带来林林总总的微妙转变。中世纪欧洲的黑死病是最严重的瘟疫之一,直接导致一半人口死亡,间接更迭各国社会结构,即便是语言习惯也受到影响。

中世纪时期英国原本的官方语言并非英语,而是法语,因为统治阶层是来自法国北岸的诺曼人(The Normans),1066年渡海侵占英格兰以后,诺曼人口音的法语成为官方语言,本土人所用的英语仅是次等的「乡下话」。黑死病杀人如麻,英国诺曼人统治阶层瓦解,本土人逐渐冒起接替其空缺,英语遂登大雅之堂,取代了法语的官式地位。

眼下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暂时还未能跟黑死病相提并论,然而其改变世界的潜力已浮现,首当其冲的正是即将于下月举行国会选举的南韩。文在寅政府成为疫情失控的众矢之的,万一在国会选举失去控制权,说不定未到下届总统大选已被反对派赶下台。

另一位高危人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角逐连任的他似乎踌躇满志,不把民主党竞争对手放在眼内,惟病毒如果在美国迅速爆发,很可能是特朗普选战的绊脚石,他千算万算都料不到会出现这么一只黑天鹅。

众所周知,在美国生病看医生是一笔昂贵的负担,因此「全民医保」是激烈的争论议题。现在多达2,700万美国人没有医保,他们若然为了省下医疗费用而讳疾忌医,或者拒绝接受测试,继而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的隐形传播者,后果难以估计;假如不幸地疫情一发不可收拾,当初废除奥巴马医改的特朗普肯定备受千夫所指。另一边厢,民主党初选竞逐者桑德斯主张「全民医保」,沃伦也鼓吹「免费护理」,瘟疫蔓延时无疑可凭此作卖点吸票。

曾经九次准确预测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政治史学者李奇曼(Allan Lichtman)断言,新型冠状病毒大爆发可能是压垮特朗普连任之路的最后一根稻草。2016年神奇地猜中特朗普能够爆冷当选的他解释:「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经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这场危机究竟是日渐趋缓,还是演变成全球疫情大流行,从而让美国陷入经济衰退,届时显然地将令特朗普完蛋。」

被誉为神算的李奇曼可否再一次未卜先知,今年十一月自有分晓。(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