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 2018 / 12:46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癌魔无疆界,香港需药神--信报7月20日

一套电影引发国家领导人共鸣,故事情节更是针砭时弊,在内地十分罕见,但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做到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该电影掀起的社会关注作出批示,要求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

《我不是药神》由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三十三岁新晋导演文牧野执导,演员大部分没有名气,投资仅七千五百万元人民币,却石破天惊创出票房佳绩,上画十四日已狂收二十六亿元。

剧中主角程勇乃现实世界江苏人陆勇的化身,陆勇本是针织厂老板,不幸患上白血病,须服用瑞士药厂研发的标靶药「格列卫」(Gleevec),然而该药售价昂贵,一年药费三十万元。陆勇得知印度生产廉价但功效一样的仿制药,每月才四千元而已,于是不但自己前往印度买药,还替其他病友代购;不过此举等同擅自进口并售卖受管制药物,实属法理不容的「走私」,而且转售的是侵犯版权的「贋品」,他在二○一五年被捕,控以销售假药罪。陆勇惹官非触发社会广泛同情,数百名病友联名上书请求免除起诉,此案最终以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撤诉了结。

电影尽管加插了笑料百出的喜剧元素,但主要讯息与残酷现实没有二致,诉说的是老百姓「看不起病」又「买不起药」的苦况,其中一句对白点出症结所在:「我卖了这么多年药,发现其实这天底下只有一种病是没法治,就是穷病。」一个穷字,让患癌病人走投无路。

电影拍出了民众心声,李克强总理批示,抗癌药是救命药,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他说道:「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事实上,国务院月前已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

乍看起来,《我不是药神》讲的是内地故事,然而「癌魔无疆界」,一谈到服用标靶药或者罕见病的药物,香港人何尝不也受尽药费太贵的折磨?有时候,付钱亦未必买得到药。

兹举一例,周佩珊是脊髓肌肉萎缩症(SMA)患者,她得悉美国药厂推出新药Spinraza,有效改善四肢活动,奈何每年药费高达六百万元,而且未经衞生署注册,根本就是买不起又买不到,所以周佩珊去年十月前往特首办公室请愿,要求政府引入该款药物。要不是特首林郑月娥亲自与药厂达成协议,终于在今年三月公布好消息,透过特别用药计划让SMA患者免费使用,周佩珊未必能够见到治疗的希望。

林郑回应周佩珊的诉求是特殊个案,香港其实尚有不少其他病患者付不起治癌药费,如果相关「救命药」不包括在医管局药物名册资助范围以内,必须自费购买贵药的病人要么倾家荡产,要么放弃治疗。

香港执业专科医生协会及癌症资讯网于去年底和今年初进行调查,访问一百名癌症病人及五百名普通市民,发现逾半受访者误以为所有癌症治疗新药皆由政府资助。以大肠癌为例,受访者估算公立医院的药费中位数为一万三千五百元,但据癌症患者表示,公院治疗晚期癌症的自费药平均需二十六万六千多元,乃估算费用的十九倍。换言之,昂贵的治癌药费必定让很多突然病倒的市民和家人措手不及。

诚然,林郑亲自为周佩珊引入新药,另外答应预留五亿元资助罕见病患者购药,都是值得肯定的人性化表现,大家毋须吝啬于许以一赞。只可惜,欧盟药物管理机构通过的二十六种主要治癌药物之中,香港政府仅将三分之一纳入资助范围,比例明显不符理想。更何况,新药审批注册需时甚久,动辄三年又三年,林郑那种闪电式引入Spinraza的情况根本是史无前例的神级效率。

说到底,香港也需要药神,政府最好扩大药物资助范围,同时提升注册速度,莫让病人陷于绝境。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