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 2019 / 12:21 AM / 17 days ago

港报社评:示威者切勿迫使政府颁布《紧急法》--信报9月2日

民阵原本号召八月三十一日(上周六)游行,尽管由于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而取消,但大批市民仍然上街示威,并且再度爆发严重冲突,警方不但出动水炮车,并且首次使用蓝色水剂。双方冲突的暴力程度进一步升级,示威者投掷燃烧弹,又在各区纵火,以湾仔修顿球场附近的火势最猛烈。遍地冲突之中传出枪声,据说有卧底警员乔装示威者被揭穿,受到包围之时有警员向天开两枪示警。

八三一「人大决定」五周年暴力升级,部分原因与之前一日大搜捕有关,包括香港众志黄之锋和周庭,以及立法会议员郑松泰、区诺轩和谭文豪在内的多名政治活跃人士被捕,不能不说是翌日示威的助燃元素。

社会动荡愈演愈烈,昨日三十九名建制派议员联署批评示威者暴力升级,危害公众安全,重申支持警方止暴制乱,又指警方冲入港铁太子站是希望拘捕暴力示威者。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表示:「这些无法无天的行为,严重危害警务人员及附近市民的安全,破坏香港社会秩序。为此,我们强烈谴责这些非法疯狂的行为,我们重申支持警方依法维护法纪,并要求警方尽一切有效方法去恢复秩序,止暴制乱。」

止暴制乱是当务之急,问题是应该施加怎样的手段。毋庸置疑,香港已处于十分关键的瓶颈,不止暴难以安居,不制乱无法乐业,繁荣安定的先决条件是恢复昔日赖以自豪的法治与秩序,让香港重回安全城市的正轨。不幸的却是,来到九月一日的昨天,示威者堵塞通往机场的道路,肆意破坏港铁青衣站和东涌站,目的是要瘫痪机场运作。

无法无天的行为可谓无日无之,因此不断有人建议政府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简称《紧急法》)平定乱局,内地官媒《环球时报》日前发表题为《香港社会热议「紧急法」,这是积极的》社评指出:「探讨动用『紧急法』是香港社会朝着依法止暴制乱迈出的正确一步。」对于会不会引用这条涵盖范围包括审查传媒、禁止集会、管制交通、没收财产、修订法例、强制服务、递解离境等等的法例,特首林郑月娥没有明确否定。

《紧急法》当然是极权的严刑峻法,殖民地时代曾经用来对付「六七暴动」,相信本城没有人乐见当局亮出这柄尘封多年的大关刀,问题是倘若情况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香港处于生死存亡的抉择之时,非要用重典治乱世不可,《紧急法》终究是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有权派上用场的撒手鐧。社会各界持份者必须认真思考,是否应该向暴力说不?是否应该千方百计悬崖勒马,慎防政府迫于无奈颁布《紧急法》?

理论上而言,政府可以使用的维稳工具还有很多,执法者与示威者依旧处于武力悬殊的状态,诚如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所言,《警队条例》和《公安条例》仍有大量法例可处理现时的情况,香港要颁布《紧急法》或要求驻军协助尚有很远距离。然而,很远距离有机会逐渐缩短,示威者的暴力倾向不遏止的话,只怕施加严刑峻法的需要一日比一日紧急。

相信有不少政界人士都像谭惠珠一样,希望政府以行之有效的法例及本身的能力处理乱局,毕竟这是按规矩办事的法治精神,除非到了迫不得已才该运用额外的手段。既然香港法律仍能处理,就该严肃处理,不管示威者的目的是什么,止暴制乱最理想的方法是依循现行法律。站在小市民角度,干扰机场不合理,妨碍交通之余又损害经济,如果依循现行法律不能处理,政府无计可施弄致要颁布《紧急法》的话,届时民意未必有利于示威者。

总而言之,示威者勿迫使政府用重典,罢工罢课等等激进行为可免则免,开学之后也不该欺凌警察子女。至于林郑月娥,一次又一次承诺对话,必须真心诚意兑现承诺。(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