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 2018 / 1:04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社会领袖必须明辨民心好恶--信报2月22日

香港交易所在中环原交易大堂装修之后改名为「香港金融大会堂」,前日举行开幕典礼暨农历新年首个交易日开市仪式,由港交所主席周松岗及行政总裁李小加主持,并由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担任主礼嘉宾。敲锣打鼓喜气洋洋的仪式过后,观众却感到满腹疑惑,原因是场地之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幅设计奇特的「贝字墙」,灰黑色墙身配衬数以百计的金漆字,全部把象征金钱货币的「贝」作为字体的组成部分,例如「赚」和「赢」等等。奇就奇在,除了大吉大利的善颂善祷之外,竟然也有十分不祥的贬义用语,例如「贿」、「赂」、「贼」、「赃」、「贫」、「贱」、「贪」、「败」和「赔」等等,尚有跟钱币风马牛不相及的「厕」。

贝字墙的出现旋即惹来议论纷纷,人们不禁要问,港交所作为商贾与股民的英雄地,为什么要大剌剌展示不堪入目的「变相诅咒」?难道设计师和决策者讽刺大家又「败」又「赔」然后「贪字得个贫」吗?由于批评之声不绝如缕,港交所可能剔除墙上部分负面用字。

此事本来纯属笑话一则,可是当我们想到社会领袖必须明辨民心好恶而谨行慎言,以免「一言丧邦」的重要性之时,这幅被形容为「关公灾难」的贝字墙或多或少值得大家引以为监。

慎言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且看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在该国的「总统日」被学者评为史上最差总统,平均得分之低只有十二点三四分(一百分为满分),与九十五点零三分位列榜首的林肯形成云泥之别的强烈对比。特朗普之所以仅得敬陪末席的最劣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跟他的嘴没遮拦、反口覆舌大有关系,印证不慎言的领袖无法赢取人心。

港交所的贝字墙广受批评,正正是不慎言惹的祸。没错,股价有升有跌,买卖有赢有赔,写在墙上的倒楣贬义字可说是「客观现实」,何况「贪字得个贫」确是不少人的写照。问题是,人类的心理总是爱听吉利说话,否则新春佳节不会逢人便说恭喜发财。慎言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不要胡乱刺痛别人的伤口就是了。

鲁迅曾经讲过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

人人都会死,小孩一出生即注定或早或迟必死无疑,那是「客观现实」,然而人类的心理不可能接受,即使不想说谎,至少应该避忌。

所谓明辨民心好恶,说的是了解人性,从而进退有度,让社会领袖排除不必要的障碍。港交所决策者若然明白「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黑心话说不得,那么贝字墙从最初设计草图开始就不该容许「贱」、「贼」、「贿」、「赂」之类的字眼出现。

推而广之,特区政府领导班子能够做到明辨民心好恶吗?特首林郑月娥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明白高官僭建必犯众怒的道理吗?小市民连买楼置业亦感到无能为力,却见到权贵阶级额外得享违法的偌大空间,被揭发之后还要辩称太忙而不知情;如果领导班子无法掌握民心厌恶究竟所为何事,施政起来将会捉错用神而困难重重。

特别提醒林郑一句,她所宣称的「与民共议」恰恰考验其明辨民心好恶之能力。记载传统智慧的《大学》忠告执政者,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这才是长治久安之道;如果执政者好恶出于一己之偏而违反民心,就会被天下人所背弃。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