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 2018 / 2:05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空有医院缺医护,惨烈战况须突破--信报2月20日

正值冬季流感高峰期,加上农历新年很多私家诊所休业,再次突显公立医院不胜负荷的老问题。一言以蔽之,医护人手长期不足,迄今未见解决之道,医管局左支右绌,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与接受服务的患病人士皆感到十分沮丧,部分公立医院急症室轮候时间超过八小时。

中大医学院院长陈家亮撰文讲述上星期带学生到公立医院授课的亲身经历,形容当日病房的情况「惨不忍睹」,每个角落都放满临时病床,走廊的消毒洗手盆被病床拦着,洗手要到病床中央的文书工作间,增加防疫及感染控制难度;而每张临时病床之间,只靠一块小型活动屏风分隔,全无私隐可言。陈家亮慨叹,公立医院又像街市又像战场,跟八十年代的伊利沙伯医院差不多,「医生都是人,都会攰、都会病,都会有倒下的时候」,出错似乎无可避免,「计时炸弹」何时引爆只是迟或早的问题。

较早前,香港护士协会在报章刊登全版声明,批评政府罔顾护士工作压力,亦无履行保障市民健康的责任。根据护协发表的数据,现时的病床占用率高达百分之一百二十八,而百分之八十五病房并无增加人手,指摘院方计算病床数量涉嫌误导公众,把临时病床包括在内,造成不必要的期望,令更多人涌到医院求诊,使前线护士工作量大增。

护士公开抱怨之后,特首林郑月娥算是「从善如流」,随即宣布额外增拨五亿元予医管局,实施临时方案,多聘兼职人员及文职人员,减省护士之工作量。

然而,人人心知肚明,这五亿元对于解决结构性的人手荒绝对是治标不治本。护士协会主席李国麟表示,护士与病人比例之国际标准是一比六,但香港的情况是一比十二,除了损及医疗质素之外,亦导致护士本身出现健康风险,前年曾有怀孕三十周的护士在夜间当值时爆血管。

有拨款不代表有人手,同样地,有医院不代表有服务。北大屿山医院于二○一三年九月启用,审计署去年十一月指出,该院两成面积闲置,八成病床未投入服务,总值三千多万元的医疗设备大部分使用率偏低,居于大屿山的病人须转介到五十分钟车程外的玛嘉烈医院接受治疗。至于去年启用的天水围医院,情况更加糟糕,目前每天只能提供八小时急症室服务,病人不得不跨区依赖博爱医院和屯门医院。

空有设备先进的医院而服务完全不到位,归根究柢就是人手不足造成,反映香港这个国际大都会的医疗系统实在「百病丛生」,再不「对症下药」恐怕避免不了继续又像街市又像战场的窘态。问题是,本港医学界愿意打破保护主义的自我限制吗?愿意引入外地合资格医生纾缓压力吗?

团结香港基金副总干事黄元山日前撰文提出,政府严重低估医生短缺数目,香港的医生比例是每一千人只有一点九名医生,远远落后于新加坡的二点三、美国的三点三、英国的三点七和德国的五点八。香港的公立医院几乎没有外地医生,仅得百分之零点二,新加坡和美国则是百分之二十七,英国是百分之三十五。外地医生无法在香港执业,原因是门槛太高。回归之后,医学界不再承认英联邦国家医生的执业资格,即使毕业于顶尖大学,仍须重新投考艰涩的执业试,无异于拒人于千里之外。外地护士的限制亦不遑多让,二○一四年报考本地执业试的外地护士仅百分之四点九五通过全部考试,即全年只有五人取得本港注册护士资格。

医学界设限的对象,其实并非严格意义的「外地」,而是「内地」,惟恐中国医生大量来港执业造成各种各样的副作用,当中的底蕴反映于过去有关《医生注册条例》修订的争拗。

医院硬件建成了,竟然缺乏人手软件诊症,忙坏了医护,亏待了病人,即使加快加量培训本地医护人员,亦远水不能救近火,医管局和医学界必须以大局为重,想方设法突破如此不堪的「惨烈战况」。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