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5, 2018 / 1:16 AM / in 6 months

港报社评:粉岭高球场可探讨双赢方案--信报2月5日

住屋问题有多严峻,已经毋须详细解释,否则香港不会连续八年被评为全球最难负担楼价的地区。根据国际顾问机构Demographia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香港楼价与市民收入脱节的程度再次蝉联世界第一,不吃不喝超过十九年才可置业,而且远远抛离第二位的悉尼(楼价与收入比例是十二点九倍)。

解决住屋问题当然要觅地建屋,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昨日发表网志表示,近十多年来填海造地步伐放缓,没有新市镇落成是土地供应紧张的深层次矛盾之一,而填海造地对解决住屋问题起关键作用。陈司长相信,市民只要以务实和互相体谅的态度看待,荃湾、沙田、大埔和将军澳等等的填海及新市镇发展的成功故事,便能重新出发。

建屋需求极大,觅地又困难重重,填海固然是非常值得考虑的方向之一,只要不是进一步收窄维港海面,务实的社会大众大概不介意深入讨论。事实上,东涌新市镇扩展计划今天动工填海,这项可建约五万个单位容纳十四万人的工程过往没有遇到太强烈的反对声音,足证财爷所渴望见到的“互相体谅”并非缘木求鱼。

除了填海之外,尚有另类选择,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将于周二开会,就是讨论占地一百七十公顷的粉岭高尔夫球场如何“发落”。正正因为住屋问题委实太严峻了,导致历史横跨一世纪的粉岭高球场近年引起热烈关注,而且恰逢租约快将届满,讨论焦点遂落在是否收回这大片土地用来建屋。

粉岭高尔夫球场的面积相当于九个维多利亚公园,属于《私人游乐场地契约》政策规管的用地之一,地契于二○二○年到期。据悉,规划署提出两个发展方案,其一是收回整个球场以兴建约一万三千个单位,其二是收回部分用地约三十二公顷建成五千个单位。

关于如何处理这个绿草如茵、环境怡人的地段,民主党不久前进行民意调查,七成受访者同意改划为公私营房屋,百分之十七认为应拨作政府或社区设施之用。此外,问卷调查发现九成受访者一年来没有使用过该球场。

粉岭高尔夫球场长期予人“富豪乐园”的印象,偌大的场地只有二千六百名会员,身份非富则贵,个人会籍费用二十万至三十万元,公司会籍更高达一千七百万元。地广人稀的游乐设施,地价仅仅象征式一千元,跟香港整体有二十万人蜗居于劏房的情况形成强烈对比。因此,一直有声音呼吁,粉岭高尔夫球场的租约必须检讨。

有人认为,“收回整个球场兴建约一万三千个单位”的讲法是误导,因为按照政府的规划标准,球场用地最高可建十三万个公屋单位。姑勿论建屋的实际数量若干,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于周二开会之时务必理性研判收回土地的可行性,如果要达致各方利益平衡,收回部分土地的方案不失为中间落墨的合情合理构思。

所谓收回部分土地,意思是把“旧场”用来建屋,保留“新场”的原貌,继续让会员和其他相关人士使用。粉岭高尔夫球场其实共有三个十八洞的球场,倘若收回其中一个,尚有两个球场可供挥杆展身手及举办体育赛事,对于昂贵的会籍而言毋须过度担心大幅贬值。

假设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得出收回土地的结论,哪怕只是局部几十公顷,相信有助于政府推动其他觅地方案。陈茂波大可振振有词声称,为了港人福祉着想,政府不惜打破百年传统,让粉岭高尔夫球场腾出土地建屋,但距离完全解决问题仍然甚远,所以还要多管齐下,希望社会各界以务实和互相体谅的态度看待。换言之,释出土地等于释出善意、打开缺口,符合特首林郑月娥的“与民共议”原则,有利降低觅地难度。

有地建屋,有球可打,就粉岭高尔夫球场的命运,不妨探讨怎样达致双赢。(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