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5, 2019 / 12:37 AM / 15 days ago

港报社评:罢工是双面刃,端化恐失民心--信报8月5日

示威游行持续不断,警民冲突也随之而「be water式」遍地烽烟,上周六旺角、尖沙咀和黄大仙,以及昨天港岛西区和铜锣湾,先后爆发多枚催泪弹,意味着反对《逃犯条例》修订风暴没迹象缓和。示威者以及参与集会公务员的诉求没有得到政府回应,抗争行动将于今天演变为三罢:罢工、罢课和罢市。

三罢行动有多少人响应?缺乏水晶球的我们无法说得准,不过据职工盟主席吴敏儿称,该组织属下所有工会已通过支持罢工,并呼吁会员参与行动,包括巴士工会、航空工会和港铁工会等等;如果从事交通事业的员工响应三罢,今天的市面有机会处于半瘫痪状态,因为各行各业即使不是主动参与,亦可能由于搭车不便而「被罢工」。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昨日发表网志题为《衰退风险》,指出暴力冲击正逐步蚕食市民及国际社会对香港未来的信心,也影响外商来港经商及投资的意欲,长此下去将增添打工一族和中小企的压力,甚至饭碗不保。陈茂波虽然没有明确使用「罢工」字眼,但他呼之欲出地说,「目前正酝酿的一些行动」,影响到民生和香港赖以成功的根基,伤及经济元气,受害的将是市民,请大家三思。

抗争者认为,罢工一天对于香港社会正常运作不构成太大问题,约略等于天文台挂起八号风球而已。关于这样的论调,商界当然不同意,例如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批评,罢工是不良意识,此风不可长,即使只是一天或一小时,亦不支持。吴宏斌又质疑罢工能否令政府「跪低」,更称若他作为政府可能会更强硬。

这次罢工的肇因并非劳资纠纷,而是属于政治性不合作运动,抗争者的着眼点不是经济或争取员工福利,陈茂波的「财爷视觉」相信未必构成掷地有声的说服力。既然是政治罢工,那么不妨回顾历史,看看有什么类似的事例可以作为汲取教训的殷监。

上世纪二十年代发生一场省港大罢工,时间长达十六个月,规模之巨世所罕见。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上海学生示威声援工潮,租界英籍巡捕开枪镇压,造成十三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史称「五卅惨案」。当时的广州国民政府处于「联俄容共」时期,共产党以国民党名义发起罢工,号召香港工人参与,抗议英国帝国主义者残暴不仁。六月开始,香港展开三罢斗争,提出的诉求包括:华人应有集会、言论出版、罢工的自由;取消华人驱逐出境令和笞刑;华人有立法局代表选举权;劳工立法、八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废除包工制、改善女工和童工生活、强制劳动保险;太平山顶应准华人居住等等。

半个月之内,参与罢工的人数多达二十万,当时香港的人口才六十万。罢工者受到共产党支援,很多人离开工作岗位被接往广州生活,广州政府还封锁香港交通运输。影响所及,香港经济萧条,大量商户倒闭,政府收入锐减,不得不向伦敦借款三百万英镑渡过难关。

省港大罢工取得胜利了吗?讽刺的是,由于行动旷日持久,罢工者渴望从广州回港与家人恢复正常生活,经济受损的香港人对共产党失去同情,伦敦撤换立场强硬的港督司徒拔,改派通晓中国文化的金文泰来港,采取一系列怀柔政策,譬如委任周寿臣为首位华人行政局议员。在港英政府的宣传攻势之下,省港大罢工的后遗症是反共意识深入民心。那就是说,罢工一旦极端化,抗争者流失民意支持。

罢工是一把双面刃,适当时机能够用作谈判筹码,但进退失据的话则容易造成反效果。这情况,跟暴力抗争极端化一样,示威者必须慎防不当使用武力及过分扰乱社会秩序导致民意逆转。(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