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0, 2020 / 12:54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美伊风云影响初选甚于大选--信报1月10日

富经验的炒家都知道,地缘政治冲突对金融市场通常只会产生短暂影响;证诸关系剑拔弩张的美国与伊朗这对几十年冤家,传统智慧似乎又一次应验。

新年伊始(一月三日),美国即在伊拉克境内大开杀戒,以无人机发动空袭,击毙身在当地的伊朗革命衞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马尼;五天后,德黑兰在周三还以颜色,向美国驻伊拉克两个军事基地发动导弹攻击,刺激油价和金价一飞冲天,亚太区股市更一度被「震散」。然而,恐慌来得快去得更快,先有伊朗外长扎里夫宣称导弹袭击「完成」(concluded)了对美国劣行的回应,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一面指伊朗的行动没有造成美军伤亡,一面声称德黑兰有退让之意;重要的是,狂人总统并未口出狂言还手。

显而易见,美伊拳来脚往一个回合便收兵,双方现阶段俱无意全面开战。传媒把美国越境击杀苏莱马尼渲染成足以改写中东历史甚至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黑天鹅事件,可是从市场反应判断,真正「伤亡惨重」的恐怕只有跟风追入石油和黄金期货那些炒家。布兰特期油及金价于周三亚洲交易时段分别升穿七十美元和一千六百美元关口,但不到半天便插水般倒跌,高追者名副其实接了火棒。

伊朗第二号人物被杀震动全球,热战暂或可免,惟事件对即将上演的美国选战却有重要而微妙的影响。目前离大选尚有接近一年,但作为总统候选人提名首站的艾奥瓦州党团会议(caucuses)下月初便举行,为民主、共和两党初选拉开战幔。

一般来说,外交政策并非左右美国选民投票意向的最关键元素,然而政治学者的研究发现,在两种情况下会出现例外:一、国际关系基于某种原因成为全国热门话题;二、两党外交政策立场针锋相对,引起选民广泛关注。美伊风云很大程度上符合这两大条件,足以牵动选情。

竞逐美国总统宝座者,许多都是资深政客,惟即使在国际事务上滔滔雄辩,真正具备外交决策经验的参选人少之又少。从这点着眼,目前于民主党提名战领先的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其「履历」便显得格外亮丽。拜登不仅是前总统奥巴马的副手,在担任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期间更当过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堪称国际事务老手。

事实上,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近日发表的两项民调结果皆反映,受访者中近半(百分之四十八)表示于外交政策方面最信任拜登,抛离另一热门参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百分之十四。苏莱马尼被杀后进行的民调更显示,逾六成受访者认同拜登处理外交事务的能力,尽管桑德斯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于此项调查中落后拜登的距离没有那么远。

不过,选举如棋局,拜登看似占尽上风,但能否笑到最后,还看对手如何把握形势出招抢分或起码令对手扣分。桑德斯眼见美伊紧张关系升级,索性先下手为强翻拜登旧账,把他十多年前在参议院投票支持美国出兵伊拉克的纪录公诸天下,以此激起选民厌战情绪,力求化拜登的优势为劣势。

较诸金融市场,媒体对单一事件的注意力恐怕更薄弱,除非美伊冲突再燃起火头,又或未来有更多中东地区持份者被卷入其中,引发旷日持久的危机,否则公众焦点很快便会转向其他政经大事,「苏莱马尼效应」未必能维持到十一月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即将开始的党内初选却「食到应」,美伊风云新鲜滚热辣,艾奥瓦州党团会议由来有大选风向仪之称,谁能先拔头筹,通往白宫之路便可望顺畅得多。民主党参选人于下周二进行全国电视辩论,桑德斯高举反战旗帜的策略是否奏效,关系到谁最终晋身为特朗普的对手。由是观之,中东局势对美国两党初选的影响可能尤甚于大选。(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