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8, 2020 / 12:14 AM / 15 days ago

港报社评:美国动武反助长伊朗气焰--信报1月8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斩首,日前空袭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杀死伊朗第二号人物、革命衞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原意是既挫敌方锐气,又显自己威风,可惜这一着奇招造成反效果,德黑兰政府更加气焰高张。

空袭行动犹如暗杀,特朗普的动机不外乎三个可能性。其一,不顾一切直接对伊朗施加军事压力,由于美国在二○一八年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迄今未有替代方案,因此希望透过精准夺命的霹雳手段产生震慑效果。其二,今年是总统大选年,激化美伊矛盾有望淡化弹劾案的瞩目程度,好让自己能够成功连任。其三,杀鸡儆猴,棒打伊朗务求吓怕同样摆出挑衅姿态的北韩。

不管真正的动机是什么,目前的客观事实是特朗普搞事后无利可图。在美国,民主党固然对于暗杀苏莱马尼的行动不以为然,前副总统拜登揶揄道,特朗普往火药桶里扔进大量炸药,令危险的中东局势毫无必要地进一步升级,国内民众亦觉得暗杀不光彩,各地号召连场反战示威。在伊朗,毫无疑问没有被震慑,德黑兰政府甚至还会心中窃笑,暗地里庆幸特朗普为他们一次过解决掉三个头痛问题。

首先,当然是「伊朗核协议」问题,美国退出之后,伊朗碍于要向其他签署国交代,包括英国、法国、德国、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尚且勉为其难答应继续遵守协议,然而美国悍然杀死他们心目中的国家英雄,伊朗为求报复而不遵守协议顿时变得理直气壮。德黑兰政府宣布,不再受核协议对其浓缩铀库存大小、浓缩能力、离心机数量、浓缩铀浓度及研究发展活动的限制约束,除非美国撤销制裁或伊朗利益得到保证,但会一如既往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合作,且依然愿意与欧洲就其核计划谈判,亦不会违背不拥有核武的承诺。讽刺的是,特朗普退出核协议的理由是不满「只限制伊朗核活动十五年」,如今的情况却是,伊朗提早十年摆脱限制。

其次,美国动武让伊朗团结起来。两个月前,伊朗爆发大规模示威,导火线是受到美国制裁致使经济疲弱,政府不得不调高油价,增幅达两倍,人民怒不可遏而纵火焚烧油站,又大肆攻击政府机构和银行,随之引申出其他示威诉求,包括不满伊朗花费太多金钱用于干预邻国伊拉克和敍利亚等等。镇压令之下,传闻死者数目逾千。可如今,伊朗虽然仍有示威,但矛头已转向「邪恶美帝」,美国国防部及美军被列作「恐怖组织」。

再者,伊朗花钱干预邻国,尤其是美军尚未撤出的伊拉克,显得理所当然。与此同时,伊拉克亦出现激昂的反美情绪,苏莱马尼在巴格达被杀,伊拉克人认为是侵犯主权之举,该国国会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外国军队离开,虽然决议没有约束力,但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Adel Abdul-Mahdi)倾向同意国会要求,他说问题只是即时驱逐或有时间表下请联军撤离。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伊朗积极干预,所以伊拉克国会存在着亲伊朗势力,主要属于什叶派,这项要求美国撤军的决议得以通过,依靠的是大部分什叶派议员支持,百多个逊尼派与库尔德议员没有出席。换言之,伊朗在伊拉克进一步发挥影响力,德黑兰政府可谓因祸得福,说不定终于可在伊拉克拔掉美军这一粒眼中钉。

宿敌两伊关系变得更紧密,反观美国盟友,英国、法国和德国共同发表声明,呼吁伊朗遵守核协议,又呼吁各方克制,确保中东地区稳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态度是「欧洲的回应没有帮助」,而且颇有微言地表示:「英国、法国和德国需要明白我们美国的行动,同样救了欧洲人一命。」盟友冷然以对,甚至据说英国首相约翰逊对于特朗普事前没有通知他一声而感到愤怒,意味着美国的暗杀行动并非明智之举。(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