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18 / 1:01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美国反枪首投族决战游说怪兽--信报3月27日

一支枪夺去十七条人命,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校园枪击案终于令美国年轻一代忍无可忍,上周六在幸存学生号召之下展开浩浩荡荡的示威,要求加强枪械管制,五十个州全部响应,单是首都华盛顿已有至少七十万人上街,白宫门外的宾夕法尼亚大道挤得水泄不通。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反对越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年轻人社会运动,俨然形成一股新兴政治势力,他们扬言以选票踢走拒绝枪管的国会议员。

示威者的诉求清晰而响亮,正如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九岁孙女约兰达(Yolanda Renee King)所言:「我也有一个梦,这应是无枪的世界。」这样的呼声自然引起强烈共鸣,毕竟马丁路德金正是死于刺客枪下。

在尚武的美国,枪下枉死亡魂数之不尽,另一位遇害的名人是披头四成员约翰连侬,其乐队拍档保罗麦卡尼出席纽约集会之时痛陈:「我其中一名挚友就在邻近丧生于枪械暴力,所以这件事对我很重要。」

反枪示威遍地开花,虽然诉求简洁有力,可是要将之落实起来却是困难重重,说不定又会陷入无限轮回的怪圈;唯一突破之道视乎年轻人能否众志成城,跨过年龄门槛成为「首投族」之时,真的利用Vote Them Out的投票策略把顽固的拥枪派赶下台。

美国枪械泛滥到了一个程度,买枪易过买药,帕克兰校园枪击案凶徒所用的AR-15步枪,全国数量多达八百万支,加上其他类型的枪械,总数以亿计。枪械泛滥与夺命血案绝对有因果关系,光是二○一六年就有一万一千人命丧枪下。管制枪械乃防止罪案的不二法门,道理毫不艰深,而且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得到有效证明。只可惜,要在美国实施枪管必须克服两座大山,其一是保障人人有权持枪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其二是冥顽不灵屡屡搬出这条宪法作为护身符的「全国步枪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NRA)。

当中尤其关键的是,NRA迄今仍是美国影响力最宏大的游说团体,既为政客提供丰厚献金,亦透过五百万会员左右大局,他们甚至出版了一份《投票指南》,谁是拥枪派,谁就获支持,赞成枪管者一律视作敌人。经过几十年孜孜不倦的游说,全国步枪协会是共和党的「拜把兄弟」,加上特朗普早在大选初期被看淡之下已得到该会认同,爆冷当选总统之后当然更「惺惺相惜」,NRA反对枪管益加有恃无恐。

美国每逢发生枪击案,枪械管制的呼声都会高唱入云,但讽刺的是,卖枪生意不减反增,因为无可奈何之下,不少人只能拥抱以暴易暴的逻辑,防止遭枪击的最佳办法是自己拥有一支枪。就是基于这样的逻辑,NRA反对任何形式的枪管,特朗普则提议「武装教师」,在校园让持枪者对付持枪者。

在美国讨论枪械管制,过往必定陷入无限轮回的循环,以暴易暴的逻辑如果能够奏效的话,该国与枪械有关的谋杀和误杀案又岂会全球第一呢。反枪派要冲出死胡同,单凭苦口婆心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仿照全国步枪协会也出版一份《投票指南》,针对性把拒绝枪管的政客赶走。周六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与其说是年轻一代对于枪械危险性的觉醒,不如说是他们对于游戏规则的领悟,明白到其命运吉凶可掌握在自己的选票之上。

年轻人的心愿其实很卑微,安心上学罢了,若然在一个没有枪械泛滥的社会,本来是理所当然之事,偏偏在美国竟然是奢望。示威期间,选民登记运动人员忙于替刚刚够资格投票的学生登记,大批青年摩拳擦掌,准备在今年十一月中期选举发挥投票力量。枪下亡魂泉下有知,大概会这样说:「我也有一个梦,让年轻首投族决战游说怪兽,打败NRA!」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