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0, 2019 / 12:16 AM / 17 days ago

港报社评:美拟发超长债,势拉低环球投资回报--经济日报8月30日

美国财长姆钦表示拟发行超长债,可能是因应环球经济不明朗和人口结构性问题,投资者无奈接受长綫投资低回报的现实,乘势考虑推新产品。惟美国一旦推超长债,势将拉低环球投资回报。

姆钦在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若条件许可,将会认真考虑发超长债。外界认为姆钦是因应美长短债债息持续倒挂,30年债息在跌破2厘后,以出口术来推高长债债息,因美国若发超长债,债息形态将大变,纾减市场对债息倒挂预示经济衰退来临的忧虑。

其实,姆钦早在两年前已提出探讨发长达50年或100年的超长债可能,研究后觉得市场需求不大而作罢。如今他旧事重提,可能是两个情况促成。

其一,环球经济不明朗。中美贸战不断升级,令贸战将持续一段颇长时间。德国第二季GDP下跌0.1%,德央已发出经济濒临衰退警告,叠加英国首相约翰逊提出国会9月休会,令英国10月底硬脱欧风险大增,也增加脱欧对欧元区的冲击,使欧洲衰退风险看升。

在风险升温的大环境下,资金出于避险需要,纷纷流向美债和其他主权债。可是环球有逾16万亿美元(30%)债券已呈负息率,美债息纵下跌,仍是正数,令美债更被视为最安全的投资工具。

其二,人口老化问题日趋严重。人均寿命延长,很多人关注退休金可否安享晚年,愈近退休,投资者愈不敢冒风险。环球经济放缓,储局与多国央行纷减息,欧央考虑重新买债,在货币宽松时代重临,放大人口老化问题,令人追求长綫稳定回报,即使债息不足2厘,也胜过帐面贬值。

为应对这问题,德国发行30年零息长债,结果市场反应不理想。反观奥地利两年前推100年债券,债息仅2.1厘,如今总回报达65%,故当奥地利今年6月再加码推债息仅1.2厘的100年债券,投资者趋之若鹜,反映低息超长债已成了人口结构问题的衍生物。

美国是最有条件发行超长债的国家,即使财赤再高,投资者都不虞美国破产,而奥地利超长债的成功,更成了重要诱因。由于美债是全球投资产品回报的指标,一旦美国发行超长债,全球投资回报都会被拉低。惟超长债低回报并不代表低风险,因市场深信未来利率持续走低,一旦利率不跌反升,超长债债价亏损将会不成比例地高,投资者须小心个中风险。(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