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5, 2018 / 2:59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美欧齐齐收水,港“盛宴”近尾声--信报6月15日

美国联储局一如所料于本港时间周四凌晨宣布加息四分一厘,联邦基金利率上调到一点七五厘至两厘的区间。另一边厢,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周四议息后宣布,如果欧罗区经济表现符合预期,欧央行将于年底结束大规模买债行动,并视乎情况决定明年夏天之后是否需要加息。换句话说,欧洲央行很快亦会步入“收水”行列。

随着联储局决策者把年底利率水平的预测中位数提高至二点三七五厘,令围绕美国年内合共加息三次还是四次的揣测亦告揭盅,结果是“开大”,意味联储局下半年将再上调利率两次。就如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指本港银行调高最优惠利率(P)只是时间问题,关于美国加息次数的讨论,背后发出的讯息比行动本身更重要。

市场之所以不敢在议息会议前押重注于联储局全年加息四次,我们认为有两个原因:

一、央行官员于对上一次(五月)发表的议息声明中,强调百分之二乃一个“对称”(symmetric)通胀目标。不少论者认为,联储局有意藉此澄清百分之二并非通胀上限(inflation ceiling),为通胀一旦“超标”也可弹性处理货币政策铺路。可是,美国随后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上月失业率降至百分之三点八,创十八年新低,而同月消费物价指数(CPI)按年上升百分之二点八,为六年多以来最大升幅。联储局属意的通胀参考指标虽是个人消费开支(PCE)物价指数,惟CPI升幅偏离百分之二已不“轻微”,美国通胀加剧势头明显。

在对称原则下,联储局过去既能长时间容忍通胀率低于百分之二,理论上物价升幅短暂“超标”并无不妥,但从美国年内加息预测“开大”,联储局且在声明中删除“利率仍会维持低于长期水平一段时间”的字眼,可见美国经济和就业市场维持强势,工资压力逐渐升温,决策者对通胀及经济过热的容忍度并非部分市场人士想像般高。

二、在联储局本周议息前,先有阿根廷、土耳其爆发货币危机,其后印度、菲律宾、印尼以至巴西等新兴国家的货币亦遭抛售。印度央行行长帕特尔上周于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署名文章,指联储局在新兴市场面对美元流动性严重短缺之际进一步“收水”,必令这些国家雪上加霜,资金外流随时一发不可收拾。帕特尔间接批评联储局“见死不救”之余,显然还有促请美国央行放慢缩减资产负债表步伐之意。然而,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在议息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将继续稳步推动“缩表”进程,由此看来,帕特尔这番唇舌恐怕是白费了。

对于众所关注的环球贸易纠纷,鲍威尔更以“尚未在数据中看到贸易政策对经济造成的影响”,一句话便把问题轻轻带过,足证不论是新兴市场叫苦连天,抑或贸易战烽烟四起,在情况恶化至联储局必须兼演“世界央行”拯救全球之前,美国货币政策仍是对内不对外,焦点寸步不离本土经济。

联储局过去两年半七度加息(包括最新的一次),本港银行的最优惠利率虽始终维持不变,但随着一个月以上同业拆息全面抽升,银行体系内的资金成本近期持续上涨。业界看法普遍与陈德霖一致,“加P”应只是时间问题。

有趣的是,在港美息差拉阔引发套息活动期间,部分媒体对港元滙率触及弱方兑换保证水平异常关注。现在回望,所谓“港元弱”,背后引申出来的就是资金外流,如今终于反映于港美息差收窄、本地银行早晚得调高最优惠利率之上。这是奉行联系滙率制度的必然现象,市场早前的种种担忧显然是过虑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欧洲央行“收水”有期,香港的资金“盛宴”何尝不是同样进入倒数阶段?(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