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9, 2018 / 12:48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自由投票也许是脱欧迷魂阵出路--信报12月19日

英国官民上上下下仍然为纠缠不清的脱欧问题如坐针毡,苦无出路的胶着状态令不少人烦恼生厌。首相文翠珊尽管避过逼宫一劫,党友启动的不信任投票被否决,唐宁街十号毋须更换新主人,然而暂时不必黯然下台的她始终进退维谷,手上那份吃力不讨好的脱欧协议草案十居其九不获国会通过,而欧盟则拒绝让步,无法修改最受诟病的爱尔兰边境之紧急担保方案。明年3月29日乃脱欧限期,死线迫在眉睫,莫非英国只能朝着无协议脱欧的灾难性方向一头栽过去?

脱欧是全民公投的决定,酝酿两年,落得一个乱字,评级机构惠誉警告,如果英国无协议脱欧,势将下调其信贷评级。一叶足以知秋,除了信贷评级下调之外,「硬脱欧」等于英国全方位自我降格。

既然前景充满负面元素,那么英国愈来愈多人要求二次公投,巴不得悬崖勒马,推翻前年未经深思熟虑的冲动决定,倡议者包括两位前首相,工党的贝理雅和保守党的马卓安,还有大量悔不当初的选民,不惜以今天留欧的我打倒昨天脱欧的我。虽然如此,文翠珊迄今依旧态度坚决拒绝二次公投,她向国会表示:「另一次公投会对我们的政治诚信造成无法修补的伤害,因那是向数以百万计信任民主的国民显示,我们并没有体现民主。」二次公投势必进一步分裂国家,文翠珊抗拒的论点不可谓没有道理。

抗拒还抗拒,英式政客忽然转軚实属平常。文翠珊不久前已表演过如何180度转个发夹弯(Hairpin turn),她原本斩钉截铁说要在12月11日把脱欧协议送交国会表决,一说不改期,二说不改期,三说不改期,谁知到了12月10日表决前夕,紧急宣布改期押后;现在最新说法是延至下月中。

整体局势踯躅不前的状态之下,英国政坛乍现微妙变化,属于疑欧派的国际贸易大臣霍理林(Liam Fox)公开呼吁,容许下议院为所有可能的脱欧方案进行「自由投票」,这建议居然跟留欧派的内阁成员例如教育大臣夏轩仕(Damian Hinds)不谋而合。自由投票的意思是把各选项陈列开来,让国会议员无约束力任择其一,从而排除认可率极低的方案,缩窄范围务求至少增添一些确定性。文翠珊对此亦是坚决抗拒,因为耳聪目明的她洞悉当中的窍妙,自由投票有机会出现大部分议员支持二次公投的情况,因此不愿开绿灯。

霍理林是疑欧派内阁成员,理论上不可能同意放弃脱欧,为什么他赞成有机会指向二次公投的自由投票?原因恐怕是连疑欧派也不希望见到英国无协议脱欧,唯有死马当活马医,自由投票也许能够在山重水复的迷魂阵里找到一条出路。

二次公投本来是疑欧派十分反感的应对办法,而且文翠珊说得对,伤害政治诚信,可是事已至此,不悬崖勒马就是堕崖浩劫,相信英国民众不太介意把面子搁在一旁。根据各项民意调查显示,愈来愈多人支持二次公投,部分当初反对的传媒也变得不置可否,留欧派的重量级人物诸如贝理雅之类自然鼎力挺之。二次公投的逻辑很简单,两年前大家莽莽撞撞不明白脱欧有什么实际意义、有什么重大风险,现在明白了,脱欧原来是这么的难又这么的烦,乾脆慎重地一人一票反悔之。

自由投票的好处是得到国会变相加持,假如真的出现大部分议员支持二次公投的情况,文翠珊大可摆出一副「徇众要求」的姿态,勉为其难再谘询一下,要是民意授权,那么集体反悔,二次公投出师有名,或许到时包装成终极地体现民主。

文翠珊现时既拒抗自由投票,亦抗拒二次公投,但当她彻底体会到脱欧完全无路可走之时,说不定又会表演180度急转个发夹弯。那时候,英国必须首先叫停《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欧盟法院认为英国有权),煞住脱欧程序再徐图后计,相信欧盟也乐见其成。(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