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6, 2019 / 12:13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英国脱欧鸟兽散,商家移情爱尔兰--信报3月26日

脱欧僵局仍然极度困扰英国,距离原定死线3月29日尽管只余三天,莫说协议未获通过,竟然连延期多久也茫无头绪。首相文翠珊处处碰壁,碰得灰头土脸,内阁成员逼宫呼声再度响起。然而,即使文翠珊愿意徇众要求主动落台(由于不信任动议三个月前被国会否决,按照规定,一年内不准再提出相同动议,除非她自行辞职,否则暂时无人能动之分毫),换帅能否收拾烂摊子还是一大问号。

英国脱欧到底朝着哪个方向发展,迄今无人说得准,欧洲诸国大多感到烦厌,而且一般估计,不管这场闹剧最终怎样收科,英国势必元气大伤,骨牌效应之下恐怕拖累邻国经济。众多唇齿相依的邻国之中,唯一不感到唇亡齿寒的相信是爱尔兰,因为这个早已脱英独立的小兄弟反而得享渔人之利,不少国际巨企决定撤出前景不明朗的英国,改为投资于充满年轻活力的爱尔兰,该国平均年龄才35.9岁。尤其重要的是,爱尔兰乃忠实的欧盟成员。

历史上,爱尔兰全岛曾经是联合王国的一部分,经过二十世纪初腥风血雨的独立战争,另起炉灶的爱尔兰共和国在1922年成立,但东北地区约六分一面积依旧属于英国,即是现在的北爱尔兰。恰恰由于北爱属于英国,而南面接壤的爱尔兰是欧盟成员,边境是存是废成为脱欧一道棘手难题,文翠珊提出的方案在国会两度惨遭挫败,与此大有关系。

英国由于爱尔兰边境问题未解决而迟迟脱不了欧,相反,爱尔兰则受惠于英国的一筹莫展。打从2016年的脱欧公投开始,一万二千个原本属于英国的职位,逐渐转移到爱尔兰,原因是英国揭开了潘朵拉魔盒,外界忽然之间发觉伦敦西面有一个避风港,文化非常接近,英语十分流利(爱尔兰语其实跟英语差别极大,例如他们的首相名称不是Prime Minister,而是Taoiseach,但英语人人皆晓),于是金融业包括银行、会计、资产管理及保险等等,选择落户于爱尔兰。单以巴克莱银行为例,已有2,150亿美元资产转移至该国首都都柏林。

除了金融业之外,科网巨头如Facebook和Google亦爱上了爱尔兰,增聘员工数以千计。跨国企业「移情别恋」,从伦敦来个鸟兽散,英国脱欧固然是催化剂,其实爱尔兰本身不乏可爱可取之处,该国利得税率只是百分之十二点五,远远低于欧盟平均的百分之二十一点六八,与英国的百分之十九亦有一段距离,难怪都柏林愈来愈受到商家青睐。

整体而言,独立建国不足一百年的爱尔兰确是欧洲的后起之秀,社会包容度之高可谓世所罕见。且看现任总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2017年当选之时才38岁;年轻不特止,他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断袖之癖不特止,他的父亲是印度移民。那就是说,白人为主的爱尔兰选民尊重多元化,不介意国家领袖是年纪轻轻的印度裔同性恋者。值得一提的是,爱尔兰在1993年通过同性恋非刑事化,2015年公投赞成容许同性婚姻,事隔不久,同性恋者当选总理。假如类似的多元开放情况发生于美国,则在十九世纪废除黑奴制度之后,应该早已有第一位黑人总统,毋须等到二十一世纪才由奥巴马缔造历史。

当然,爱尔兰受惠于英国脱欧不一定能够持之以恒,眼下的乱局终究有一天会结束,但无论如何,只要爱尔兰好好把握机会,这头曾经受挫于金融海啸而变作病猫的「凯尔特之虎」(Celtic Tiger),未尝不可以重振雄风。得享渔人之利的长短、大小,端看一己努力施为。

爱尔兰长期活在英国的巨大身影之下,此一时,彼一时,小兄弟也许时来运到,趁英国脱欧乱七八糟尾大不掉而吐气扬眉。(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