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荒谬的官僚若不整顿,荒废的官地难以善用--信报9月13日
2017年9月13日 / 凌晨1点44分 / 12 天前

港报社评:荒谬的官僚若不整顿,荒废的官地难以善用--信报9月13日

作为政府的大地主和契约管理人,竟对官地被占及相关违规个案知情而不作为,情况难以接受,申诉专员刘燕卿昨日以这样的字眼狠斥「行事散漫」的地政总署。翻查资料,地政总署实乃申诉专员公署调查的常客,多年来屡屡被点名批评,却可惜,批评接受,态度照旧,这个大地主和契约管理人可谓劣迹斑斑。

姑且撂下旧账,先看最新一例。申诉专员公署接获投诉,新界乡郊某幅私人土地业权人把毗邻的政府土地围封,妨碍村民出入,调查后发现涉事土地业权人早于一九九四年获地政总署的当区地政处发出「豁免书」,批准兴建一幢村屋,但翌年村屋落成后,该幅土地出现多项违规,包括村屋高于五点一八米、加建露台、檐篷及梯屋,该村屋更横跨在私人农地与政府土地之上,亦即霸占官地。

涉事村屋之业主曾经自行建栏围封土地,最严重时涉及三百一十六方米,当中约一百一十方米属于政府土地。申诉专员指出,地政总署于一九九五年已发现违规,却蹉跎八年才取消豁免书,派员巡查又视而不见,变相纵容,期间该村屋两度转售,卖方分别获利五十万元及二万元,现业主虽被两次定罪,但每次仅罚款七万元,两名前业主则亦未必可以追究法律责任。

简略而言,地政总署处理违规个案延误超过二十年,刘燕卿估计类似情况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大地主变相纵容犹如助长违规,任由官地被个别人士据为己有,于法固然不合,若再考虑到香港整体的土地供应问题困扰人心,地政总署的散漫作风尤其令人感到气愤难平。要是政府土地得以善用,觅地建屋还会如此伤透脑筋吗?这宗个案被霸占的公家土地面积逾百方米,但既然是冰山一角,那么没有善用的官地会不会是逾百公顷?

特首林郑月娥一方面起坛为土地供应来源进行大辩论,同时擘划地皮兴建她踌躇满志酝酿推出的「港人首置上车盘」,那么严格整顿地政总署实在是刻不容缓,否则不知几许官地继续被糟蹋。

就在申诉专员狠斥地政总署的同一日,本土研究社公布抽查结果,发现在各低密度豪宅区内,存在着不少「富豪设施用地」,业主透过短期租约将官地私有化,建设私家泳池及网球场等等,各短租用地面积由数千至三万方尺,占地总共三公顷。假如此说属实,恐怕又是地政总署没有做好大地主和契约管理人角色所致。

政府土地被个别人士据为己有的例子不胜枚举,去年就有惹起轩然大波的石澳大潭湾东丫背村事件,霸占官地的人士包括退休高官、探险家和富豪等等,有人把寮屋僭建为美轮美奂的巨宅,既有花园,亦有码头,占用官地达九千七百方尺,经过传媒广泛报道之后,反映地政总署由始至终贯彻其散漫作风,长期对于违规行为视而不见。

香港究竟有没有足够的土地应付房屋需求?本来大家的共识是肯定不够,但观乎各种各样浪费土地资源的情况,答案似乎不太肯定了。即使没有被霸占,是不是尚有大量官地荒废?大地主和契约管理人假如仍然糊里糊涂,官地荒废的面积也许无从稽考,十分荒谬。

面对申诉专员的批评,地政总署接纳报告,认同积压及延误处理违规二十年的个案并不理想,为此致歉,但强调有关个案是单一复杂个案,未有对公众造成太大影响。另一辩解则是个案太多、人手太少,故只能按先易后难的原则处理。

单一个案影响不大云云,纯属狡辩,因为地政总署的行事散漫长年累月,涉及土地烂账罄竹难书,影响之大累及全民福祉。至于人手问题,倘若确是短缺太多,却长期不思解决,放任问题恶化,也是敷衍塞责。总而言之,荒谬的官僚若不整顿,荒废的官地难以善用。(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