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1, 2018 / 1:37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街头表演不妨适当规范化--信报7月31日

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专区终于复归相对的宁静,往日噪音吵耳的情景走进历史。由于长期接获太多街坊投诉,油尖旺区议会今年五月同意「杀街」,运输署日前刊宪,行人专区定于八月四日终止,而由于专区只在周六及周日生效,因此街头表演者可以载歌载舞的最后一夜落在七月二十九日晚上。这一夜,百家争鸣,万人空巷,表演者争相在死线之前向观众道别,嘈到拆天的高分贝可谓达到史上最强音。

屈指一算,旺角实施行人专区政策已过了十八载寒暑。始自二○○○年的政策原意是疏导人潮,禁止通车保障路上安全,然而随着该区熙来攘往成为购物热点,逐渐吸引了大量街头艺人进驻,施展浑身解数表演各门各派的独特功架。所谓独特,有时是天籁之音,有时是疲劳轰炸,悦耳与否取决于观众的个人品味,毕竟世事无绝对,大明星也有负评人,大妈舞亦有粉丝群。然而不管如何,噪音扰民乃公认的事实,在喧嚣的西洋菜南街走一转难免耳朵活受罪,街道两旁楼房的住客更不胜其吵,苦不堪言。

有人觉得,乐音与噪音不该相提并论,街头艺人唱歌跳舞无非娱人娱己,区议会和运输署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十八年传统要是保留下来,未尝不是通情达理之举。正常而言,乐音与噪音确是两回事,不过当卖艺者不惜一切斗大声以示鹤立鸡群,最美妙的乐音也会损害听觉;尤其当表演者的技艺参差,更难为乐音噪音定分界。

英国有一宗法庭案例,中提琴家高契德(Chris Goldscheider)控告皇家歌剧院毁损他的听力和职业生涯,原因是二○一二年参与华格纳歌剧《女武神》排练之时,他被安排坐于铜管演奏家前面,而管乐器发出的嘹亮音量高达一百三十七分贝,无异于喷射机近距离震动耳膜。这位听力受损的中提琴家要求皇家歌剧院赔偿七十五万英镑,今年四月法庭判他胜诉。换言之,乐音实实在在可以是噪音。

欧盟在十多年前采用噪音管制,主要针对的是工厂和地盘之类的传统噪音来源,规定音量不得超过八十五分贝,后来将适用范围扩大至交响乐团。那就是说,乐器吵耳乃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监于旺角行人专区的「超重量级交响乐」令区内民众忍无可忍,终止相关政策乃无可奈何的抉择,然而表演欲强的卖艺者总是满腔热血,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据说部分表演者转移阵地前往尖沙咀海旁和铜锣湾行人专区等地。一鸡死,一鸡鸣,尖沙咀和铜锣湾看来有机会陆续接获此起彼伏的噪音投诉,有人担心这些新兴街头舞台早晚要变成「旺角西洋菜南街2.0」。

平心而论,卖艺者并非全部都是标奇立异的噪音制造者,当中不乏拥有相当造诣的卧虎藏龙之辈,能不能在艺术表演与社会秩序之间取得平衡?政府可否在特定地点辟出部分区域让人分享视听之娱?环顾外国,街头表演文化俯拾皆是,既有唱歌跳舞,亦有行为艺术,每每跟周边市貌协调共处,极少见到表演者之间争地盘斗大声。香港作为国际大都会,适当地容许街头表演文化不失为融和之道。

关键是适当两字,怎样才可让卖艺者尽展所长而不扰民?有人建议政府觅地另设艺术表演区,不妨考虑在西九拨出空间延续艺术发展。我们认为,觅地另设艺术表演区固然值得研究,即使现存的公众休憩场所亦可供选择,例如面积比较辽阔的公园,划出部分范围让人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唱之和之弹之奏之,何乐而不为?当然,开辟表演专区必须配合发牌制度规管,只准在指定时间和指定地点与众同乐,甚至审核表演者须具基本水平,防止乱唱乱舞,尤其防止衍生黑社会收陀地之类的不法勾当。

街头表演若然予以适当的规范化,抑制噪音而传扬乐音,说不定有朝一日成为发掘耀眼新星的英雄地。(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