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7, 2020 / 12:18 AM / 13 days ago

港报社评:设置隔离中心可征用迪士尼--信报2月7日

武汉肺炎疫情愈趋严峻,香港已出现第一宗死亡个案,也出现了没有外游史的感染病例,意味着社区爆发的危机迫在眉睫。专家学者不断苦口婆心呼吁,必须果断封关,令人费解的是特区政府依然任由几个主要口岸例如机场畅通无阻,充其量从「局部封关」收紧为「变相封关」,即是在二月八日凌晨开始,引用《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制订附属法例,所有内地抵港人士入境后必须强制隔离十四日。

「变相封关」成效未知,同样未知的是,怎样隔离?哪里隔离?隔离人士是否有必要佩戴电子追踪手带?手带数量是否足够?特首林郑月娥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长陈肇始都没有明确答案,声称具体细节容后公布,反映这些较紧的措施实属临渴掘井,急谋对策的导火线如无意外源于「世界梦号」,这艘邮轮曾经接载八名确诊患者,驶往台湾高雄被拒靠岸之后,现在泊于启德邮轮码头。为了堵塞传播病毒的漏洞,特区政府终于宣布关闭两个邮轮码头,启德是其一,海运是其二。

后知后觉好过不知不觉,强制内地抵港人士(不论国籍)隔离十四日总算是迟来的正常反应,眼下最头痛的问题却是,何来适合地方让这些人隔离?政府分阶段封闭部分口岸之后,虽说入境数目锐减,效果立竿见影云云,然而实际上每日仍有二万八千多人次从深圳湾及港珠澳大桥进入香港,机场更加是逾四万人次。诚然,强制隔离十四日的措施在二月八日推出之后,来港客量肯定拾级而下,可是合理的推测是还有每日盈千累万的旅客入境,觅地隔离是刻不容缓的抗疫任务。

早前有消息指出,政府有意征用粉岭未入伙的公屋晖明邨,以及荔枝角饶宗颐文化馆的旅馆「翠雅山房」设置隔离中心,坊众激烈反对,导致警民冲突。林郑事后表示,强烈呼吁区议员和居民对于政府的选址不要再反对。呼吁归呼吁,在「邻避症候群」(Not In My Back Yard, NIMBY)的情绪驱使之下,但凡接近民居的选址几可肯定阻挠重重。

一方面要隔离大量入境者,另一方面又要避免接近民居,于是有人提议不妨利用现已暂停营运的迪士尼乐园,持此意见者包括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这位前政务司司长在其所发的新闻稿指出,政府可征用迪士尼三间酒店作为隔离区,在迪士尼旁空地建设新的检疫中心,同时加快鲤鱼门隔离区的建设,并考虑使用石岗部分军营。唐英年又建议,政府按照《储备商品条例》规定,将口罩等防疫物资列为储备商品,统一采购、调配及发放,严格管理市面上哄抢囤积、高价售卖的现象。

征用迪士尼设置隔离中心乍听是天马行空,但仔细思量不失道理。第一,政府是迪士尼大股东,股权占百分之五十二。第二,迪士尼远离民居,不太构成滋扰。第三,位于大屿山的迪士尼较接近两个口岸,即是机场和港珠澳大桥,接送内地抵港人士相对方便。第四,迪士尼尚有一幅六十公顷的竹篙湾土地备用,本来计划开展二期工程,但迄今长期荒废。

华特迪士尼公司如果愿意将三间酒店租予政府,辟作隔离中心,硬件设施一应俱全,稍加改装即可成事,疫情过后彻底消毒又变回人人常欢笑的度假胜地。万一华特迪士尼公司不同意腾出酒店,当局退而求其次的方案是征用那六十公顷的闲置土地,反正短期之内估计不会开展二期工程,与其浪费资源,不如尽快动工兴建临时隔离中心。

旺季被迫闭门谢客,迪士尼集团财务总监Christine McCarthy表示,如果本季余下两个月上海和香港园区仍未能重开,预料损失约一亿七千五百万美元,上海占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香港占四千万美元。假如香港园区三间酒店租予政府,所得租金未尝不可当作补偿。

再宏观一点,迪士尼只要协力打好抗疫这场仗,愈快驱瘟等于愈早重新营业,为公为私都是好事。(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