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财政分配不均,加独死结难解--信报10月3日
2017年10月3日 / 凌晨1点43分 / 16 天前

港报社评:财政分配不均,加独死结难解--信报10月3日

欧洲大陆最近经历两场截然不同的投票活动,德国是依足法例规定投票选总理,过程平淡沉闷,默克尔尽管流失了一定数量的选票,但整体而言无惊无险默默顺利当选连任。西班牙则是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在十月一日举行独立公投,过程刺激火爆,因为马德里中央政府狠批公投违法,警方赶到票站铁腕清场,发射橡胶子弹驱散群众,造成流血冲突,受伤民众数以百计,有人形容为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阴魂不散,现任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可谓「佛朗哥2.0」。

加泰罗尼亚位于西班牙东北部,首府是巴塞隆拿,当地拥有一支球迷无人不识的著名足球劲旅。受到独立公投影响,巴塞隆拿主场迎战拉斯彭马斯(Las Palmas)不得不闭门作赛,原因是避免政治争端带入可容纳近十万观众的鲁营球场,酿成大规模骚乱;巴塞隆拿是一支独派色彩强烈的球队,拉斯彭马斯主张统一,两队粉丝的政治理念水火不容。

论历史,论文化,加泰罗尼亚确实自成一格,然而这个「民族」跟西班牙融合了几个世纪,为什么在最近几年才涌现势不可挡的独立思潮?归根究柢是财政问题,不患寡而患不均。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国内最富庶的地区,凭工业和旅游赚取可观利润,七百五十万人口虽然只占全国百分之十六,但贡献了西班牙百分之二十的国民生产总值,以及百分之二十五的对外出口产值。自二○○八年金融海啸之后,加泰独立声浪不断高涨,原因是他们感到不服气,经济收益上缴中央,由中央回拨的财政资助却少得不成比例,该区民众觉得被占了便宜。加泰罗尼亚名义上是自治区,实际上没有财政自主权,而这亦是马德里中央政府刻意为之的安排,首相拉霍伊在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不欲失去这只「生金蛋的鹅」,所以入禀法院褫夺其财政自主权,变相激发更多人寻求独立。

且看加泰独派支持率的趋势,二○一○年大概是两成至三成;二○一四年举办过一次非正式公投,五百四十万合资格选民之中,二百万人投票,八成支持独立;及至这次「违宪公投」,自治区政府官员声称,二百二十六万人投票,九成支持独立。

没有财政自主权是加泰罗尼亚寻求独立的导火线,反观另一个自治区巴斯克,当地本来叫人闻风丧胆的分离主义恐怖组织埃塔(ETA)近年却偃旗息鼓,今年三月索性宣布解除武装,主要原因是巴斯克获得财政自主权,民怨不再像昔日那般强烈。在经济富庶程度仅次于加泰罗尼亚的巴斯克,人均政府开支是四千欧罗,加泰罗尼亚则低于二千欧罗,较西班牙整体平均值还要少。于是乎,巴斯克目前的独派声音远远不及加泰罗尼亚。

加独公投无疑是违宪,国际社会亦不可能支持,欧盟多名高官早已表明不愿意干涉成员国内部的政治争议,所以尽管加泰罗尼亚独派领袖暗示最快于本周片面宣布独立,成事的机会始终接近零。加泰罗尼亚一时三刻独立不了,不代表西班牙能够安然渡过危机,即使马德里继续施展雷霆手段,彻底取消当地的自治区地位,加独的死结始终难以化解,反而有机会愈弄愈僵,警民冲突恐怕无日无之。更何况,拉霍伊所属的少数党政府缺乏足够的威望与认受性,必须依赖巴斯克之类的自治区支持,不太可能对于分离主义者重拳镇压。

既然加泰罗尼亚寻求独立的导火线是财政问题,那么中央和地区之间比较可行的妥协之道自然落在财政分配之上。解铃还需系铃人,拉霍伊当日入禀法院褫夺加泰罗尼亚的财政自主权,变相激起要求独立的滔天浪潮,消弭民怨的办法离不开适度放宽财政自主权,否则永无宁日。 (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