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7, 2018 / 12:57 AM / 5 months ago

港报社评:车长不获安抚,乘客难以安心--信报3月7日

九巴「月薪车长大联盟」召集人叶蔚琳早前发起工业行动,虽然响应者寥寥无几而被形容为「一个人的罢工」,但她昨日还是由于违反纪律而接到公司的终止雇用通知,今天起生效。终止雇用通知列明,按照《雇佣条例》向叶蔚琳发放七天通知金及补偿款项,合共逾七万六千元,被解雇的还包括她同为九巴车长的丈夫刘卓恒。

九巴发言人指出,就近日个别员工于当值期间的严重违规行为采取纪律处分,有关员工于执行驾驶职务时,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或停驶,对乘客安全构成威胁,亦对其他道路使用者产生危险,所以决定终止雇佣关系。在通知文件之上,叶蔚琳写道「本人拒绝签收」。

站在资方角度,这是对员工违规的处理办法。站在劳方角度,这是杀一儆百的秋后算账。假如尝试客观一点,从数以百万计乘客的角度出发,大家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解雇罢工司机对于行车安全有没有帮助?即使不再有人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或停驶,但大埔公路九巴车祸的惨痛历史可以避免重演吗?

追本溯源,工业行动的肇因是今年二月十日大埔发生十九人死亡的严重夺命车祸,迫使各方不得不正视车长待遇问题,九巴随后公布薪金优化方案,主要内容是把两项奖金拨作底薪,运输署亦公布实施新修订的《巴士车长工作丶休息及用膳时间指引》,司机每更最长工时由十四小时缩减至十二小时,目的是防止过劳驾驶。然而,九巴五个工会之中并非人人接受,反应最激烈的则是本非工会中人的叶蔚琳,她临时创立「月薪车长大联盟」,近日又声称打算转化为向劳工处登记的另一个工会。

叶蔚琳发起的工业行动也许太激进,没有得到现存各工会认同和支持,罢工当晚只有零零星星的车长响应,叶蔚琳本人驾驶的巴士一度阻塞尖沙咀么地道总站出口,很快即被要求落车而回复正常交通。事到如今,叶蔚琳为自己的行为付上被解雇的代价,可是公众最关心的行车安全问题,九巴似乎尚未提供令人满意的答案。试想想,如果九巴车长带着不满待遇的情绪开工,乘客总难以安心。

九巴在二○○四年削减车长底薪,取消花红及双粮,改为每半年经评核发放安全及服务奖金。上月公布的优化薪金方案把奖金拨入底薪,车长月薪由一万一千多元增至一万五千多元,部分员工批评为「左袋交右袋」。除此之外,也有人认为即使变相加薪,其薪酬仍然低于本港职业司机去年第三季薪酬中位数的一万六千多元,遑论运输从业员的平均月薪逾二万元。至于二○○四年后入职的月薪车长,一来觉得待遇不及旧制同事,二来若以时薪计算,他们连兼职车长也不如。

薪酬偏低固然带来怨气,休息时间不足亦是牢骚所在。运输署公布的工时指引名义上可以让车长多一点机会透透气,不过有人担心,资方可能缩减每程巴士可容许的行车时间,例如本来规定六十分钟完成的车程缩减至五十五分钟,结果是车长必须马不停蹄追更,连如厕喝水的时间也不足。换言之,车长仍然有可能过劳驾驶。

《基本法》第二十七条列明,香港居民享有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但《雇佣条例》却又容许资方解雇故意不服从合法而又合理命令的员工,叶蔚琳接获终止雇用通知,法理问题尚待厘清。劳工处昨日指出,事件重点是九巴解雇的原因,《雇佣条例》保障雇员行使参加职工会的权利,若因而被解雇,雇主可被检控。

姑勿论解雇个别员工的行政决定是否合法,我们要强调的是,九巴必须切切实实安抚一众车长的不满情绪,譬如即将进行的六月薪酬调整,应该尽可能改善司机待遇,从而保障乘客安全。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