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6, 2018 / 1:30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车长加薪可谈判,罢驶激进失民心--信报2月26日

大埔严重车祸不但导致十九人丧命,而且陆续衍生出各种各样的争端,包括兼职车长被要求停工,月薪车长则发动罢驶抗议新修订的薪酬方案。

一个名为「月薪车长大联盟」的九巴组织才成立几天而已,没料到一鸣惊人,皆因该联盟之倡导者叶蔚琳公布了一项相当骇人听闻的工业行动,决定在前晚(星期六)八时起罢驶,呼吁其他车长「行到边、停到边」,同时响号十秒表达诉求。根据这位叶姓女车长解释,他们的诉求只有一个,就是促请九巴优化奖金制度,直接增加车长底薪,并与员工就薪酬调整方案对话。

假如工业行动得到大批车长响应,分布全港路段的巴士真的到时到候煞停在路上,后果可想而知,必定导致交通瘫痪,莫说造成乘客不便,其他市民亦受牵连,最坏情况是带来安全性风险,说不定会有撞车之类的意外。也许这个罢驶呼吁太出位了,所以加入罢驶行列的九巴车长寥寥无几,各工会亦不敢苟同,出现短暂挤塞的仅是叶蔚琳自己所驾驶的巴士停在尖沙咀么地道总站出口,其他地区名义上有二百名车长响应,实际上交通正常。即便如此,罢驶的叶蔚琳很快被稽查员要求交匙下车。

工业行动的导火线是九巴上周三公布的薪酬调整方案,资方决定下月开始,把安全奖与良好服务等奖金加入底薪,令新入职车长由月薪一万一千八百一十元,增至一万五千三百六十五元,以底薪计算的超时补水亦水涨船高,由每小时七十元九毫增至九十六元。再往前追溯,就是半个月前大埔车祸突显的车长待遇问题,运输署也为此而公布了车长工时指引,主要是缩减连续驾驶时间,务求避免过劳。

九巴现时有五个工会,会员人数逾六千人的汽车交通运输业总工会九龙巴士分会认为,公司提出的方案惠及大部分全职车长,亦不影响今年六月的薪酬调整,所以接纳资方建议;然而,其他工会意见纷纭,有人不满资方玩弄数字游戏,将奖金拨入底薪纯粹「左袋交右袋」,乃财技,并非真正意义的加薪。反应最激烈的自然是新成立的月薪车长大联盟,批评资方误导公众,要求将新入职车长的底薪加至一万八千元,又要求取消以病假放取与否而衡量的评核机制,让车长即使放病假,亦可领取每半年六千元勤工奖励。

公平地说,九巴车长之收入无论如何不算高,他们要求加薪无可厚非。据了解,现时职业司机的平均月薪约一万六千元左右,各工会争取更佳待遇可谓人之常情。不过,争取还争取,若以「行到边、停到边」的罢驶方式来引起关注则流于太激进,未免尽失民心,不可能得到公众同情,这对于其诉求有害无益。

诚然,资方把安全奖与良好服务等奖金加入底薪,确予人玩弄数字游戏之感,但如此安排无疑可令大部分车长增加实质收入,假如真的不会冲淡今年的年度薪酬调整,意味劳方在六月尚有另一次加薪机会,双方何不先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何须发动工业行动,徒惹来「骑劫公司」甚至「发死人财」的负面标签。犹幸大部分车长皆采取负责任态度,普遍认为争取加薪是一回事,罢驶之建议不值得支持,这次工业行动才没有酿成大混乱或灾难。

无论如何,九巴答应在今天与叶蔚琳及其联盟代表进行劳资对话,并且承诺不会处分参与工业行动的车长,实属良性发展。说到底,今次车长薪酬修订方案是额外加薪,六月再有一次年度调整,劳方犯不着急于发难,弄至无人下得了台的僵局。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日表示,任何工业行动必须顾及道路和乘客安全,理性争取劳工权益。他又说,政府早前已宣布将会成立由法官领导的独立委员会调查大埔车祸,相信会关注车长的工作环境、条件,以及培训和待遇。政府切实关注、防止惨剧重演,乃应有之义,毕竟任何公共交通意外一宗也嫌多。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