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 2018 / 3:13 AM / 19 days ago

港报社评:通识科最重要辨别真伪--信报5月3日

对于有报道指出,教育局正在透过一个新成立的「学校课程检讨专责小组」研究中学通识科,日后可能改革课程设计或变更评核模式,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昨日的回应是现时未收到专责小组的报告,强调现阶段局方无说过要改,有待小组向政府提交意见,局方再作考虑。

有消息称,通识科改革方向包括文凭试只设「及格」和「不及格」,不再以1至5**评级,并且检讨有否需要把该科剔出核心科目,改为选修,或改为「只修不考」,或重整课程内容的六大学习单元等等。简单而言,本来必修必考的通识科有机会被减轻其重要性,如果是「只修不考」,学生的专注力必然转移至其他科目之上。

为什么要改革推行了九年的通识科?有部分意见认为,如此「博而不专」的一科跟中、英、数并列为必修大有商榷余地,范围过度广泛的课程虚耗学生不少时间和精力,改为选修是比较合理的做法。除此之外,也有人觉得通识科「太政治化」,甚至有「洗脑」之嫌,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早就提议将此科「去政治化」,所以身为关注通识教育联席会议召集人的她,对于教育局改革的传言表示欢迎,她同意应放弃以考试方式评核,亦不应作为升读大学的计分科目。

通识科是否政治化?恐怕不可能有客观公正的论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然而有一点相信与事实距离不远,就是通识科的内容一旦取材于社会时事,难免让教师和学生皆无法清楚见到全面真相,容易产生以偏概全的片面印象。

今时今日资讯爆炸,理论上让人知得更多,但讽刺的却是,真相的掌握也许更少,因为所谓资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假新闻」,以及随之而来的激进意见。传统传媒问题不大,网络世界乃以讹传讹的温床。社交网站Facebook之所以为人诟病,一来是闹出了非常严重的泄密丑闻,二来是很多人利用这个平台发布海量假新闻,歪曲程度甚至足以影响美国总统选情。有见及此,美国已有学校专门成立一科「事实查核学」(Checkology),老师教导学生如何辨别假新闻。

社交网站另一特征是促使用家「围炉取暖」,读到的尽是意见立场接近的讯息,异见鲜有出现眼前,逐渐形成偏执的想法。

通识科的内容要是取材于社会时事,我们鼓励老师和学生多角度深入分析,尤其重要的是培养辨别真伪的能力,并且虚心聆听不同意见。莘莘学子能够明辨是非,既不怕洗脑,亦毋惧政治,就算科目「只修不考」与升读大学无关,对于追求学问以至处世为人始终百利而无一害。

谈到明辨是非,美国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Drew Gilpin Faust)去年在新生开学典礼发表了一篇发人深省的演词,她主要提出三点忠告,一、总有一些新知识等待大家发掘,那意味着你原本的旧思维很大机会是错的;二、大学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确保毕业生能够判断「有人在胡说八道」(The most important goal of higher education: it was to ensure that graduates can recognize when “someone is talking rot.”);三、坐在旁边的那个陌生人,不管跟你分歧有多大,必有些东西给你学习。

香港的通识科教育始自二○○九年,是否有需要改革课程设计或变更评核模式,当然不妨考虑,不过教育局最应该检讨的是,这一科能否提升学生廓清迷雾的判断力,特别在眼下黑白颠倒的离奇世道,肩负传道授业解惑使命的教育工作者实在任重而道远。

胡说八道的可能是别人,犯错的也有可能是自己,古语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融会贯通这三点忠告,通识科才不失其意义。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