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0, 2018 / 1:01 AM / 6 months ago

港报社评:郑若骅提升民望举步维艰--信报1月30日

甫上任即卷入僭建风波的律政司司长郑若骅,继续成为舆论焦点,而且昨日分别有三件事都跟她有关。

第一件事,以忙见称的郑若骅难能可贵地「得闲」,提早出席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特别会议,受到一众议员连番诘难,司长不得不为名下物业的违规事宜再三向市民道歉。

第二件事,中大民意调查显示,首次获评的郑若骅得分只有三十八点九,三司之中民望最低,毫无疑问受累于连串僭建风波。

第三件事,香港众志周庭被取消三月立法会补选的参选资格,被问到此事之时,郑若骅本来说:「不是我的决定,亦不是(特首)林郑的决定。」但耐不住议员追问,终于承认律政司司长有为选举主任提供法律意见;另一边厢,曾盛传同样会被DQ的姚松炎则获确认参选资格,因此有理由相信,郑若骅也有为选举主任提供开绿灯的法律意见。

综合上述三件事,我们尝试探讨一堆疑团,估量被描绘为「未坐稳就出事」的郑若骅有可能改善形象吗?若以三十八点九分为起点,这位司长日后否极泰来、抑或民望已告「见顶」,暂时似乎「熊」的机会多于「牛」!

单计僭建风波,郑若骅提早出席立法会接受质询,原是清楚交代的良好机会,然而她维持一贯含糊其词的闪烁态度,对于什么时候知道家中存在僭建物的问题避而不答,身兼法律和工程专家的她还是那么一句「没有特别为意僭建」,连品格审查期间有否被问及僭建亦拒绝回应。在这样抗辩乏力的情况之下,「知法犯法」等等恶名总是挥之不去,改善形象毫无寸进,遑论把这笔「负资产」止蚀。

撇除僭建风波,立法会补选的DQ事件可以说是郑若骅上任一个月以来的首项「政绩」,名义上是选举主任「依法决定」谁可参选与否,但实际上人人心知肚明,律政司司长必定有其特定角色。郑若骅被议员反覆「盘问」下终承认有为取消周庭参选资格提供法律意见,那么姚松炎获准入闸不可能与她不相干。两相比较,选举主任所得到的法律意见并非「铁板一块」。

周庭被DQ的理由来自她所属的组织香港众志,最高纲领是「民主自决」,有鼓吹「港独」之嫌,于是选举主任直接取消其资格,没有给予周庭任何解释的机会。姚松炎受到的待遇不一样,他收到选举主任电邮,就他过往的言行作出提问,包括是否接纳人大常委有关《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以及是否认同或拥护台湾时代力量「自主决定的权利」之主张等等四条问题,表明相关回答会作为其提名是否有效的考虑。姚松炎回答了,亦被接纳了,DQ危机化险为夷。

周庭没机会解释,姚松炎却获准申辩,或予人不公平的印象,惟亦反映当局眼中的「红线」所在。既然选举主任的决定跟律政司司长脱不了关系,郑若骅即使稍稍放民主派一马,仍然无助于在改善形象方面换来加分效果。

随着姚松炎入闸不受阻,他报名参选的九龙西区可谓局势明朗化,如无意外这位前议员再次当选的机会相当高,一来是他个人的支持度不弱,二来受惠于DQ事件的悲情催票效应。至于周庭原本报名参选的港岛区,目前状况依旧诡秘难测,传闻作为周庭替补人选的南区区议员区诺轩,直至昨日尚未收到选举主任确认或不确认的消息。若堕入「自决」禁区的区诺轩亦被取消资格,补选提名期已经结束,民主派没有替补人选的情况之下,港岛区将会出现多人角逐的混战,届时得到建制派力撑的新民党陈家佩也许可看高一线。

万一区诺轩最终被DQ,郑若骅当然又会被质疑处事准则是否公允,维护法治是否尽力。总而言之,这位新任律政司司长基本上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提升民望之路漫漫兼举步维艰。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