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7, 2019 / 12:53 AM / a month ago

港报社评:重建文明象征,得靠文明态度--信报4月17日

伫立于塞纳河西堤的巴黎圣母院,不但是法国引以为傲的地标,同时是整体人类的文明象征,一九七九年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无可否认实至名归。周一惊闻噩耗,拥有八百五十年历史的圣母院失火,并且迅速蔓延烧至通顶,全球无不动容,纷纷表达惋惜之情,诚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言,这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庄严瑰丽的圣母院毁于一旦,著名的尖顶耐不住熊熊烈焰而倒塌,不幸中之大幸是消防员竭尽所能,保住了南北两座钟楼,而且石砌的主体结构没有受到严重损坏,尖顶周围的十二门徒铜像又因为修缮所需而在几天前被移离。饱受蹂躏的圣母院尽管灰飞,却没有烟灭,假以时日应该可以像火凤凰那样历劫重生。毋须等待马克龙呼吁筹款,法国富商已经主动捐钱进行复修工程,相信重建资金陆续有来。

哥德式风格的圣母院始建于十二世纪,正式完工已是二百年后之事,反映工程十分浩大,耗尽木匠、石匠与艺术工匠的心血。最初的尖顶经过五百年风霜侵蚀而变得歪歪斜斜,其实早于一七八六年拆除了,这次被烧毁的尖顶是十九世纪的「二次创作」,设计师是法国建筑界殿堂级人物Eugène Viollet-le-Duc。尖顶再度竖立,源于法国大革命期间的人为破坏,当时不但皇帝与皇后被送上断头台,圣人的雕像亦逃不掉「斩头」厄运,圣母院忽然之间贬作储存杂物的货仓。革命尘埃落定,随着雨果小说《钟楼驼侠》(故事以圣母院作为场景)成书并且极度畅销,法国人燃起重建热情,遂有Viollet-le-Duc的匠心独运。既然重建富于经验,加上世界文化遗产的档案纪录必定齐全,那么为圣母院再度赋予生命力并非不可能。

就在法国谈论着如何重建之际,内地传出一则消息,有人幸灾乐祸,认为圣母院之浩劫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报应。央视网就此发表题为《国耻不能忘却,但不应该落井下石》的文章,批评报应论者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作怪,强调文明需要人们铭记,并不等于延续仇恨,呼吁民众「爱国没有错,但请保持理智」。

圣母院和圆明园怎么可以相提并论?首先是起火的肇因完全不同,其次是对应灾祸的善后也有天渊之别。没错,法国军队确是纵火焚毁圆明园的元凶之一,这是炎黄子孙久久无法抚平的伤疤,然而不要忽略,圆明园被烧的只是一小部分,整个大型皇家园林包括长春园和绮春园(后称万春园)三百五十公顷土地之所以彻底沦为废墟,实乃经过北京一百年来的不闻不问,财物可搬则搬,砖瓦可拆则拆,庭台楼阁夷为平地用来种田养鱼,现存遗址若谈复修根本无从入手。

央视网的评论说得对,文明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不管圆明园抑或圣母院,它们都凝聚着艺术工匠的智慧结晶;圣母院被焚毁,不仅仅是巴黎人民、法国人民的损失,更是全世界人类的损失。换个角度而言,针对人类的损失幸灾乐祸就是不文明。

除了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作怪之外,内地传媒还报道,网上有不法之徒假借圣母院修缮名义,自称工程负责人,因为重建预算被欧盟扣押,导致目前无法按时施工,呼吁收到讯息的人捐助一千欧罗,捐助者的名字将被刻上新建的纪念墙。显而易见,此乃诈骗,有人妄想发一笔灾难财,同样是不文明的表现。

巴黎圣母院毫无疑问是人类社会的文明象征,重建得靠文明态度,法国人固然必须众志成城保存这神圣古蹟,中国人即使不捐钱共襄善举,最低限度切勿横生枝节,幸灾乐祸要不得,诈骗行为尤其应该严斥喝止,以免妨碍认真的募捐工作。(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