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7, 2019 / 12:49 AM / 24 days ago

港报社评:银行被迫“转死性”,竞争压力记首功--信报6月27日

美国联储局今年下半年减息已成为市场共识,另一边厢,行将卸任的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日前“出口术”,预告欧央行正考虑重新放宽货币政策,大有竭尽所能把欧罗区通胀推升至约百分之二的目标水平之意。

欧美央行齐齐放鸽,惟从美滙指数于联储局上周议息后失守96水平可见,市场更在意的是美国政策转向。美滙若持续走弱,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压力得以纾缓,将可松一口气,变相为新兴经济体透过减息刺激经济创造条件。

当环球货币政策全面转松之际,本港银行资金面近期却呈现紧张,与楼宇按揭挂鈎的一个月港元拆息(HIBOR)昨天徘徊于2.53厘水平,离6月13日的11年高位2.63厘不远,而三个月拆息亦高企于2.44厘。不但银行同业拆放市场透现“水紧”,本港三大发钞行滙丰、中银及渣打过去数周相继调高港元定期存款息率,掀起一场争夺中长期港元资金的激战。

不论是美息高于港息造就套利交易把港元滙价推向弱方兑换保证水平,迫使金融管理局出手干预;抑或是港美息差反过来出现倒挂,触发市场恐慌性平掉港元沽盘,每当利率市场波动冲击银行体系流动性,投资者往往都会捕风捉影,第一时间联想到资金外流。然而,港滙近日进一步远离7.85弱方兑换保证水平,足证银行囤积港元资金以应付诸般市场风险,可信性远高于香港政治气候恶化引发资金流走。

本港银行因应政经环境不明朗未雨绸缪、半年结牵动资金需求,以至阿里巴巴及百威啤酒分拆亚洲业务招股上市预料冻结海量资金,对市场流动性造成的干扰相信都是短暂的,待影响消退,港元拆息可望回复正常。可是,换个角度看,季节性因素和大型IPO活动过后,本地资金紧张局面倘若仍不见纾缓,甚至跟环球宽松大势背道而驰,那便意味港元利率环境出现结构性改变,联滙制度纵稳如泰山,影响也不容低估。

大型银行存款基础雄厚,单纯的资金面短暂抽紧,不足以解释滙丰、中银、渣打等龙头大行何以于短时间内你追我逐,争相以高息抢夺中长期港元资金。若非市场环境酝酿巨变,以大型银行的一贯作风,既不会如此善待存户,更不可能自动自觉全面取消综合理财及一般账户服务费(滙丰、中银、渣打、恒生、东亚8月起执行)。传统大行“转死性”,固然因为港元利率环境是否有变要到季节性因素消散后方见真章,更重要的是银行面临低成本经营者的正面竞争,不得不及早部署,严阵迎抗虚拟银行及科技巨头来势汹汹的挑战。

银行号称百业之母,作为世界各地经济的主要融资渠道,这个古老行业如假包换大到不能倒,政府既是银行的监管者,也是行业的保护者。这就足以说明为何这些年来遭科技颠覆的产业不计其数,银行运作模式依然十年如一日,小变当然有,伤筋动骨的大变则不知从何说起。若非金管局规定刚获发牌的八间虚拟银行,未来提供的存款服务不可向客户开征最低结余收费,对传统银行造成无形压力,存户恐怕也没有机会为银行撤销相关费用而喜出望外。举一反三,市场竞争愈全面,惯于逆来顺受的银行客户摆脱“金融欺压”(financial repression)的空间便愈大。

自2008年爆发环球金融海啸以来,各地央行无不以刺激经济为名奉行近乎零息的低利率政策,楼市、股市得益不浅,惟无力转攻资产市场的小存户长期成为超宽松政策不折不扣的受害者。讽刺的是,改变这个局面的并非联储局过去三年半合共九次加息,而是业务模式存在无限可能、三句中两句不离“客户体验”的虚拟银行。姑勿论美国会否一如预期于下半年减息,也不管港元资金紧张状况维持多久,由新的经营环境触发的范式转移,才是银行业面临的最大变数。(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