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2, 2020 / 12:37 AM / 2 months ago

港报社评:防疫最坏打算,再拚一场硬仗--信报1月22日

武汉肺炎来势汹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确诊个案已增至逾300宗,死亡数字累计六人,不但内地众多省市先后录得病例,邻近的日本、南韩和泰国亦中招。台湾昨天证实一名由武汉搭机入境的女商人染病,台湾疾管署指挥中心即日提升武汉旅游疫情建议至第三级警示,提醒民众如非必要应避免前往当地。尽管香港暂时只有百余宗怀疑个案,未见确诊,但专家学者纷纷忠告,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情况,最初内地的官方讲法是“没有明确证据显示人传人”,后来改为“不排除人传人”,接着又改为“有限度人传人”,直至国家衞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锺南山接受央视访问时明言“肯定有人传人”。锺南山还透露,一名病人令十四名医护人员集体感染。监于病例在短时间之内急速增加,世界衞生组织(WHO)表示,新型病毒可能“持续人传人”。

病毒人传人已得到证实,余下的问题是会不会出现井喷式扩散。按照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微生物学系传染病学讲座教授袁国勇的讲法,病毒已出现第一波及第二波传播,目前可能正进入第三波。袁国勇解释,新型冠状病毒由一种动物跳入人类,引起散发性病例,然后大量动物传人情况在武汉华南海鲜城发生,引发第一波传播;第二波由华南海鲜城散发到附近住宅;第三波则在家庭及医院传播,观察14日可以断定。袁教授担心,一旦出现社区大爆发,将会引起类似当年沙士(内地称作“非典型肺炎”)的情况,故必须在未完全进入第三波的时候做足防御措施。

一提到沙士,自然勾起惨痛回忆,17年前的沙士疫潮在香港夺去299条宝贵性命,全球死亡数字是774人。每逢面对致命疫情,必须牢牢记住一个原则,只怕不小心,不怕太小心,因此我们呼吁特区政府,第一时间作出最坏打算,启动当年所有防疫措施,把武汉肺炎当作翻版沙士来处理,其中一项措施不妨重提前特首夫人董赵洪娉的金句:千祈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而防范及堵截“超级传播者”必须做到滴水不漏。

根据珠海市衞生健康局通报,珠海三名确诊病人是一家三口,78岁及76岁的父母于本月11日从武汉乘搭高铁,到49岁女儿在珠海的家,父于15日不适就诊,两日后初步确诊,母女其后发烧,18日由医学观察转为隔离。既然病人是高铁乘客,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香港的健康申报措施为什么不包括高铁?

衞生署现时规定,来自武汉的飞机旅客要填写健康申报表,如发现符合呈报准则,须到公立医院接受隔离,但每日两班武汉来港的高铁列车乘客不用填写健康申报表。衞生署署长陈汉仪解释,列车上并非所有人都来自武汉,同时考虑到口岸的操作,人流聚集于关口会增加传播病毒的风险。这样的安排周全与否,恐怕见仁见智,然而我们必须强调,各口岸是香港的防疫前线,挂一漏万乃大忌。

若有漏网之鱼,香港出现确诊个案,另一个堪忧的问题是医疗设施和人手是否足够。众所周知,香港医疗系统长期承受沉重压力,袁国勇坦言,他最担心的是香港医院太挤迫,使用率超额,医护人员难以做足感染控制措施,后果可以“好大件事”。既然医院太挤迫,那么更加有必要把口岸的防疫前线守稳,尽力将致命病毒拒诸门外。

农历新年将至,内地春运潮恰似人口大迁徙,疫情传播有加速之虞。武汉市衞健委表示,为坚决遏制疫情扩散,武汉市加强管制进出人士,旅行团不组团外出,公安交管部门对进出武汉的私家车辆进行抽检,以检查是否携带活禽和野生动物等等。武汉的做法值得肯定,但由于疫情已扩至其他省市,香港绝对不能心存侥幸,严防须采万全之策,执行切记一丝不苟。

对于武汉肺炎,政府的态度应该是当作一场硬仗来拚,千万别让沙士历史重演。(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社评/财经评论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