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3, 2018 / 2:08 AM / 14 days ago

港报社评:陈规旧例存漏洞,不修法难遏黄牛--信报8月3日

著名艺人黄子华举行「收咪之作」的二十六场栋笃笑表演,由于大受欢迎而掀起购票热潮,同时造就了「黄牛党」炒卖活动,原价几百元的门票动辄炒高至几千甚至过万元。如此猖獗现象曾经引起社会人士尤其是向隅观众高度关注,连黄子华本人亦呼吁政府正视,声称宁愿出现空凳也不希望不法分子从中渔利。今年四月,特首林郑月娥出席立法会接受议员质询,其中一条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遏制囤积居奇的黄牛党。

事隔四个月,黄子华栋笃笑表演届尾声之际,警方终于采取执法行动,透过放蛇,本周一拘捕多名炒卖门票的黄牛党,其中一人昨日被判入狱两个月。表面上,警方依法打击抬价牟利的勾当,然而细察案情,不难令人产生一个观感,现行法例根本形同虚设,毫无阻吓作用。

被判入狱两个月的黄牛党名为黄宏军(四十二岁),不是本港居民,实乃内地汉,控罪根据不是《公众娱乐场所条例》,而是《入境条例》,违反逗留条件非法营商。警方当日放蛇蒐证的执法行动中,除了黄宏军被捕之外,其实还有四名本地人落网,但他们没有被起诉。

为什么同一宗案件,不同身份会有不同待遇?又为什么取缔黄牛党不是根据直接相关的条例,却要另辟蹊径?我们相信关键之处在于《公众娱乐场所条例》存在漏洞。按照立法于一九一九年、修订于一九五○年的陈规旧例,执法范围只涵盖私人性质的「持牌公众娱乐场所」,不适用于康文署管理的红磡香港体育馆、伊利沙伯体育馆和香港大球场等等。黄子华栋笃笑举行的地点恰恰是在「法外」的红馆,控告黄牛党无法可依,惟有改用《入境条例》起诉以访客身份来港的非法营商者,涉案本地人却得以逍遥法外,极其量仅被列作控方证人。

假设涉案地点是受到法律约束的持牌公众娱乐场所,就算黄牛党被判罪成,《公众娱乐场所条例》设定的罚款金额仅仅二千元而已。一九五○年的二千元可能是大数目,六十多年后的今天绝对微不足道,黄牛党卖出一张门票赚得的差价已经不止二千元。以黄宏军所涉的案情为例,原价八百八十元的门票,抬价至三千四百元售予放蛇警员,暴利轻易抵消罚款。换言之,过时条例与现实脱节,所谓惩处不痛不痒,变相助长炒卖门票者有恃无恐的嚣张气焰。

的而且确十分嚣张,今时今日的黄牛党,一方面利用科技知识网上作业,害得寻常消费者揿烂电脑仍然买不到票;另一方面聘请彪形大汉排队购票,往往由于不守秩序而导致场面混乱。因此,无助的小市民一提到黄牛党,难免咬牙切齿,这亦是黄子华不得不呼吁政府正视的原委。

监于《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的漏洞太明显,林郑四月在立法会回应议员质询时承诺,将会检讨法例是否适用于政府场地,令门票炒卖活动列作刑事罪行,同时考虑提高刑罚水平。

修订法例宜早不宜迟,否则本地人固然逍遥法外,若然有内地人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入境条例》亦莫奈之何。警方今次拘捕的多名黄牛党之中,有一名透过优才计划来港的人士,现正申请永久居民身份证。来自内地的优才一旦变了本地人,干起黄牛党的勾当更加明目张胆,难道号称法治之都的香港容忍得了这样的胡作妄为吗?

有人认为,实名购票制能够杜绝黄牛党。这样的方法当然值得考虑,但实际操作始终有一定困难,其一是入场验证比较麻烦,其二是买票送赠亲友不太方便。实名购票制可行与否,业界最好集思广益。

归根究柢,遏制黄牛党必须有法可依,修订过时的《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理应事在必行,政府相关官员不能再大叹慢板甚或回避责任,否则套用黄子华金句:面斥不雅!(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