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 2019 / 12:50 AM / 16 days ago

港报社评:除了谴责暴力,还该聆听示威者心声--信报7月3日

立法会大楼在7月1日受到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年轻群众强闯破坏,占领约莫三小时,当中不乏十来岁的少男少女,毫无疑问是暴力行为,即使是支持者或同情者也没有必要为他们砌词开脱,淡化暴力性质无助于厘清真相,反而有害于解决纷争。暴力毋须否认,谴责理所当然,依法制裁亦是无可厚非。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指出的是,占领立法会不是偶发性的单一个案,而是经过几个月以来密集式示威抗议所累积的结果,甚至可说是社会深层次矛盾的冰山一角,光是措词强硬谴责暴力绝对不是一个负责任政府的应有表现。既然特首林郑月娥在庆回归酒会致词之时声称汲取教训,承诺改变施政风格,革新听取民意的方法,那么我们鼓励她与年轻人同行,好好聆听示威者的心声,明白了暴力行为背后的动机,方可透过诚恳对话以及相应的实际行动消弭彼此之间的敌意。

林郑罕见地在凌晨四点紧急召开记者会,这是她由于修例惹来风波而公开道歉之后首次面向传媒,可惜对于记者提问多番回避,纯粹着眼于复述官方立场,就是谴责谴责再谴责。没错,谴责理所当然,不过缺乏听取民意的态度确然难孚众望。

在社会各界一片谴责声中,部分人士献出了金石良言,例如科大校长史维,他认为纵使必须谴责暴力,但观乎过去几星期的事态发展,不能简单理解示威者作短暂性或对单一议题的不满,有必要承认当日大部分年轻及学生示威者,清楚知道行为后果,仍然希望付诸行动。史维指出,社会必须讨论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各界持开放态度直接沟通,若只是不断重复同一声明或坚持对立徒然令社会更加分化,香港最终成为输家。

建制派阵营之中,实政圆桌议员田北辰是心胸较宽敞的一位,他一方面强调庄严的立法会不容污辱,另一方面自我反省,为何香港的下一代不惜使用暴力表达意见?是否政府拒绝聆听他们的声音?是否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议会未能反映民意?

回顾过去几星期,100万人和平示威,200万人和平游行,6月12日抑且爆发警民冲突,得到的官方回应仅仅是无力平息风波的“暂缓修例等于撤回”,示威者感到失望不能不说是人之常情,及后的诉诸暴力未尝不是失去耐性的情绪冲动。换言之,有意义的对话才是避免非理性对抗的可行办法,答应汲取教训的林郑有义务饰演解铃人,毕竟她是一手主导修订《逃犯条例》的系铃者。

有一点值得特别警惕,部分示威者不惜“以死相搏”,姑且撇开有人怀疑由于抗争而堕楼的悲剧不谈,在冲击立法会当日,带头人士受到劝阻之时曾经讲过“预咗坐监”。当一个年轻人为了理想连自己的前途也不怕牺牲,诉诸暴力尽管大错特错,但作为民胞物与的管治者岂可不基于同理心而借出聆听的耳朵?

聆听是第一步,理解是第二步,而理解必须建基于客观事实,因此我们呼吁政府为一连串事件展开独立调查,包括6月12日的警民冲突,以及7月1日的占领立法会。调查必须以公平公正为原则,不是针对任何人,却要涵盖所有人,例如煽动冲击立法会的是谁?又例如警方为何没有及早阻止,予人摆出空城计引君入瓮的怀疑?

有聆听,有理解,接下来自然是配合实际行动疏濬民愤,重启政改达致民主普选看来是修补社会撕裂的一剂苦口良药,困难程度绝对不低,但长痛不如短痛。

暴力不能接受是人尽皆知的道理,谴责和惩罚暴徒却在此时此刻的局势无法收到建构和谐社会之效,林郑若要让大家重拾信心,让香港重新出发,先踏出聆听的第一步,循沟通准确掌握民情,才可有效施政。(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