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3, 2018 / 12:59 AM / 6 days ago

港报社评:雷曼爆煲十年祭,哀另类公民意识--信报9月13日

本星期六(九月十五日)乃华尔街百年老店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十周年,我们一连三天刊出金融海啸系列报道,从现任香港按揭证券公司总裁李令翔当年以金管局助理总裁身份接见雷曼迷债苦主时被骂「狗官」、上市公司高层押重注累计期权(Accumulator)惨蚀、资深「宾架」慨叹银行业黄金岁月一去难返,到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前局长陈家强为香港拒绝在舆论压力下禁止沽空感到自豪,由银行家、官员、企业舵手以至深受雷曼「爆煲」之害的市民,毫无保留分享第一身感受,立体地呈现了这场百年一遇金融灾劫的真貌。

十年匆匆过去,值得一问的有两点:一、金融海啸的真正源头是什么?二、世人有否从惨痛经历中汲取正确的教训?必须强调的是「真正」和「正确」两个元素。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于二○○八年出手拯救保险业巨头AIG,还有房利美(Fannie Mae)及房贷美(Freddie Mac)两家半官方金融机构,却出乎意料地对雷曼见死不救,成为触发金融海啸的导火线。然而,若非体系本身病入膏肓,业内一个二个「金漆招牌」又怎会接二连三因资不抵债而陨落?

追本溯源,这场世纪浩劫的罪魁祸首,既非由始至终坚拒认错的雷曼前行政总裁富尔德(Richard Fuld),亦非以当时情况而论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的财金决策大员,而是早就遍布金融体系每个角落的「道德风险」(moral hazard)。

我们所指的道德风险,并不限于金融机构「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背后的潜台词:「政府不得不救」(government bailouts);更重要的是,业界经常偷龙转凤,把本意甚佳的营运概念变作行内人为追求盈利贪得无厌的手段。举个例,按揭证券化(mortgage securitization)原意乃透过让更多人分担潜在亏损,避免信贷风险过度集中于单一贷款机构。万料不到,这竟成为银行漠视借款人偿付能力,令美国次按危机不断加剧终致祸延全球的根源。信贷评级机构为了多做生意,埋没良心滥发AAA评级,当然也难辞其咎。

由此可见,在雷曼破产引发世纪灾难之前,道德风险在整个金融体系可谓无处不在。讽刺的是,银行业的巅峰期正正就在次按危机爆发前的二○○六至二○○七年,金融机构赚个盆满钵满不在话下,其时全球市值最高企业更绝大部分来自金融板块。可是,就如资深银行家陈子政所言,「一个巨浪跌到体无完肤」,短短一年后金融业面目全非,要重拾昔日光辉「非常困难」。

经过十年收拾整顿,银行在资本要求、风险管理、投资产品销售以至防止俗称「炒房」的自营买卖拖垮整家机构,各方面皆有所改善,曾经酿成大祸的道德风险于一定程度上得到纠正,惟要根绝却不可能,一旦机缘再现,历史势必以新的形式重演,产品改头换面还魂。本报系列报道便提到,随着经济好转,置业人士增加,次按抵押证券在美国「重出江湖」,只是贷款公司以「非优质」(nonprime)的名称取代「次级」(subprime),藉此跟臭名远播的次按产品划清界线。问题是,本质若相同,一字之差岂非自欺欺人?

我们认为,雷曼「爆煲」十周年,普罗大众感受最深的恐怕并非危机本身,而是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挽狂澜于既倒,长期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更令股、楼、债等资产牛足十载。美股出现史上最长升市、香港楼价高不可攀,买股买楼可以致富,审慎保守反而大幅度跑输;愈迟入市代价愈高,彷佛已成为普世的「另类公民意识」。如果这才是一般人心目中金融海啸的最大教训,将来还可以靠谁来判断什么是错、什么是对。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