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港报社评:高风险行业皆应规定合理工时--信报9月26日
2017年9月26日 / 凌晨1点07分 / 22 天前

港报社评:高风险行业皆应规定合理工时--信报9月26日

深水埗上周五发生非常严重的夺命车祸,肇事地点是长沙湾道近钦州街,一辆城巴冲上行人路,导致三死三十伤。死者家属事后在现场路祭,除了情绪激动哭唤亡灵之外,同时狠批城巴及运输署,期望尽快查清真相,还遇难者及亲属一个交代,因为他们怀疑车祸与巴士司机工时太长有关。其中一位家属表示:「城巴梗系要道歉啦,唔系话政府规定系咁,你就要做到尽;唔系话司机想踩多两个钟,你就畀佢踩。合唔合理吖?」

何谓政府规定?根据运输署的《巴士车长工作、休息及用膳时间指引》,车长一日最多可以工作十四小时,实际驾驶最多可达十一小时。如果偶一为之,也许问题不大,不过若然日日超时工作,恐怕血肉之躯实无法承受体力透支,司机萎顿失神往往后果堪虞。却奈何,巴士车长底薪不高,为了赚取加班费而延长工作时间乃普遍现象,虽然工作十四小时是政府规定的上限,但不少人视之为常态。

城巴营运总监锺泽文证实,涉嫌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而被捕的四十四岁方姓司机,事发前连续数天工作超过十三小时。锺泽文辩称此乃司机主动要求加班,加班时数符合运输署指引。那就是说,家属怀疑车祸与巴士司机工时太长有关,确有一定道理,绝非无的放矢。

既然家属怀疑合理,那么掉过头来说,政府的规定是否合理?城巴辩称加班时数符合运输署指引又是否合理?众所周知,负责公共交通工具的职业司机必须集中精神,才可以因应变化多端的路面情况作出恰当的判断,稍一不慎,随时危及大量乘客和途人的生命,容许他们长期超时工作,明显罔顾安全。因此,减少工作时间上限乃拨乱反正之道。

巴士业职工会联盟建议,运输署指引容许车长最长每天工作时间的上限,由十四小时降至十二小时,最高驾驶时间由十一小时降至十小时。运输署表示,现时指引经谘询专营巴士公司和工会后决定,已考虑多项因素,包括员工接受程度和巴士公司运作安排等等,署方将与巴士公司跟进,如有需要会检讨指引。

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指出,政府关注这宗车祸,是时候检讨守则,会要求运输署「着紧些」,进行较全面调查,「看看有没有空间和实际需要将司机的工时作一个适度的调整」。

检讨和调整巴士司机工时毫无疑问是应有之义,与此同时,全港打工仔的「合约工时」是否亦该检讨?张建宗认为,不要把两件事混为一谈,「一件事是有关安全,另一件基本上是有关作息或劳工保障」。

没错,巴士司机的工时是一件事,涵盖全港打工仔的「合约工时」是另一件事,然而两者的共通点是「疲累容易惹祸」,政府何不针对较高风险的行业作出合理的安排?

今年六月,前行政长官梁振英会同行政会议通过标准工时委员会的建议,立法规定雇主必须与月薪低于一万一千元的员工订立书面合约,包括订明工时及超时补偿条款,预料约六十一万打工仔受惠,仅占全港劳动人口百分之十六,最快二○二○年底立法实施。劳工界批评预期的「标准工时」沦为「缩水版合约工时」,根本不足以解决打工仔长工时的问题,甚至变相令长工时合法化。

若说一刀切订立标准工时太困难,那么为个别行业尤其是牵涉公众安全的工种「度身订造」合理工时,并不是什么苛求。

上星期,劳工处处长陈嘉信出席湾仔区议会会议之时称,未来希望按十多个行业的特色,建立包括劳方、资方、政府的三方平台,讨论个别行业的工时及超时工作的补偿。我们期待政府汲取教训,勿让类似城巴夺命车祸的悲剧重演,不但检讨车长工时,亦须在其他风险较高的工种之上「着紧些」。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点击下列代码**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