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4, 2018 / 12:57 AM / in 5 months

港报财经评论:答谢普京助选,放生俄铝找数--信报7月24日

答谢普京助选 放生俄铝找数/ 习广思

美国总统特朗普果真能人所不能,在G7峰会与其他六国领袖公开斗嘴,向德国和欧盟开完火,转个头又去搞中国。不过,特朗普好打得的形象,在芬兰的美俄峰会上完全消失。正如美国媒体所言,特朗普见普京时气焰尽失,并且前所未有地卑躬屈膝。当受到民主共和两党攻击其背叛美国之际,特朗普竟然透过财长放话解禁俄铝,真是难以置信。

美国财长努钦日前表示,美国财政部对于解除俄铝的制裁持开放态度,指俄铝已采取一系列措施换取美国政府解除制裁,该公司已与美国政府接触,探讨剔出制裁名单的可能性。努钦承认俄铝对全球铝市场很重要,强调美国政府的目标不是让俄铝破产,将找到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和解方案。

现在说俄铝对全球铝市场很重要!那么今年4月向俄铝制裁,难道当时对铝市场就不重要吗?假如怕铝价急升,影响全球通胀,理据也十分牵强。铝价在俄铝被制裁初期的确急升过一轮,但至今已打回原形,铝期货价格跌回4月初急升前水平。

既然同铝价等市场因素无关,应是政治因素吧。在普京面前低声下气的特朗普,于一片抨击声中放风要解禁俄铝,显然不怕国内反对,难道最怕是普京不高兴?

事实上,特朗普在强人普京面前姿态软弱,与他对北约盟友的嚣张态度截然不同。在美俄峰会上,特朗普把两国关系变差,归咎是美国「愚蠢」,又避谈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更表示相信普京没有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与美国情报机构的一致判断大唱反调。

回国后在舆论压力下,特朗普用语言伪术解释犯了文法错误,声称原意并非大家所听到的意思,但转过头竟然邀请普京今秋访美。以特朗普的性格,既然把共和党利益拉到同自己一条船,又何须怕自己友,无论共和党议员如何抨击,投票时仍相当建制派,毕竟共和党控制了国会两院同白宫,经济利益盖过一切。

受多年前美苏冷战影响,如今美国政商界有咁上下年纪的高层,对由苏联变身而成的俄罗斯仍相当忌讳,认为当今的俄罗斯与以前的苏联没有分别,对于出身特务头子的普京,更加充满戒心和敌意。

欧盟与俄罗斯正处于近乎冷战的局面,制裁有增无减,英国政府全力调查俄罗斯前间谍在英国中毒死亡,以及另一对俄罗斯前间谍父女被神经毒剂暗杀事件。英国首相文翠珊指摘此案是俄罗斯所为,特朗普选择这个时间亲俄,都算大胆。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怎会是特务头子普京的对手,他突然同北约反面,又炮轰欧盟,全部事出有因,归根究柢是要为2016年胜选找数。

至于被特朗普以关税穷追猛打的中国,监管部门上周就资管新规密集推出执行细则后,周一人民银行再进行5020亿元人民币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创有纪录以来最大单日MLF规模,目的是扩张信贷,引导市场预期,缓解悲观情绪。

在陆续放水的预期下,港股还是升得特别少,医药股更加全线捱沽,长春长生生物科技疫苗造假,令市场对国内医药行业监管信心顿失。不善忘的话,应记得2007年的山西疫苗事件,当时山西出现多宗儿童注射疫苗后致伤致死,但消息长期被地方政府隐瞒。

直到2010年《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经半年实地调查后,发表一篇「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的文章,揭露山西有大批疫苗中毒及致死的案例,并揭露了企业与山西省政府勾结,垄断了当地的二类疫苗市场,且生产品质远不符合标准的疫苗。

尽管事件水落石出,惟该报社长、总编辑都被撤换,调查事件的记者被施加压力,2017年中国新闻调查记者只剩130人,大部分都黯然离职。中国要改革的,岂止经济体制。(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请在下列代码上按左鼠键两次**

香港报摘/社评/财经评论

中国报摘

台湾报摘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