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中国货币政策需适度转向规避经济金融风险 应永久取消GDP目标--货币政策委员

路透北京1月26日 -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日前表示,从今年开始应该永久性取消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而把稳定就业和控制通货膨胀作为宏观政策最主要的目标。继续设立增速目标可能会加大地方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并出现地方虚报经济增长速度的问题。

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官方微信周一晚间援引他在该论坛举办的一个研讨会上并称,杠杆率上升得非常快,要求货币政策开始调整,但货币政策转向不能太快,应适度转向,否则杠杆率大幅上升会导致中长期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

“GDP的数字可以作为一个预测,财政部门可以将其作为一个基础来进行财政收支的预测,投资部门可以将其作为基础来预测投资行为,但不应该将其作为考核地方政府官员业绩的指标。”马骏说。

马骏表示,继续设立GDP增速目标可能导致的问题有:地方习惯性层层加码,把地方的GDP目标定得很高,从而加大隐性债务的金融风险,因为靠借钱来实现投资拉动GDP比其它办法都容易;强调GDP考核,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地方虚报经济增长速度的问题。

“把稳定就业、控制通货膨胀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是市场经济下各国宏观经济管理的普遍做法。现在,所有的发达国家和绝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都已经放弃了GDP增速作为宏观调控的目标。”他说。

因为疫情带来巨大不确定性,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决定当年不设定GDP增长目标。

在新冠肺炎疫情阴霾罩顶的2020年,中国经济一季度探底后逐季抬升,四季度增速更是创下两年新高,全年增长2.3%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货币政策应适度转向**

在货币政策方面,马骏指出,一方面就是杠杆率上升得非常快,要求货币政策开始调整。2020年前三个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25个百分点,是2009年以来升幅最高的一次。杠杆率大幅上升,自然会导致未来的金融风险。

他并称,有些领域的泡沫已经显现。去年国内几个主要的股市指数都大幅上升,接近30%,在经济增速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出现如此牛市,不可能与货币无关。另外,近期上海、深圳等地房价涨得不少,这些都与流动性和杠杆率的变化有关。

“未来这种情况是否会加剧,取决于今年货币政策要不要进行适度转向。如果不转向,这些问题肯定会继续,会导致中长期更大的经济、金融风险。”马骏表示。

但马骏也指出,货币政策转向不能太快。目前国内通胀不高,CPI今年看上去会更好看,因为去年猪肉基数效应。PPI会往上涨,但不会涨的太多,也没有要求一定要转得太快。

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强烈要求要保持货币政策的连续性,或者要求转得非常慢,认为转得太快会导致项目停工、烂尾、坏账等问题。

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21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完)

发稿 侯向明;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