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拜登政府短期不会取消对华关税,但中美提高关税排除率具可行性--CF40报告

路透西安5月29日 -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周六发布报告称,当前条件下拜登政府短期内不会、也无法取消对华关税,但中美双方共同提高关税排除率是具有可行性的现实选择。

该份名为“全球产业链重构与中国选择”的报告并指出,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使用加征关税与排除机制两种手段叠加造成了选择性加关税的实际效果;拜登执政初期时关键时期,如果企业对拜登政府取消关税的预期完全打破,那么很多企业的产业链可能转移。

“而且2021年上半年以来美国通胀压力显著上升,因此,推动双边关税实质性下降非常紧迫,且似乎具有一定可能性。”报告称。

报告指出,当前,拜登政府国际经济政策的首要考虑是保持技术代差、保证供应链安全,且美国国内存在强大的保护主义政治需求,同时在战术层面,拜登政府要为中美经贸谈判保留筹码。

“即使是美国内部的自由贸易倡导者,在呼吁拜登政府削减对华关税的同时,也认为消减关税应该作为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的一部分,以换取中国在其他方面的让步。”报告称。

因此,中美双方共同提高关税排除率是具有可行性的选择。一方面,拜登政府奉行“小院高墙”精准打击政策,全面关税措施并非首选;另一方面,美国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运用关税排除手段可避开国会阻力,缓解国内政治压力。同时,美国提高对华关税排除率政策空间很大。

报告显示,截至目前,美国仍然保留着对3,7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其中对清单1(340亿美元)、清单2(160亿美元)和清单3(2,000亿美元)保持加征25%关税,对清单4A(1,200亿美元)保持加征7.5%关税。

与清单1和清单2相比,清单3和清单4A的排除率大幅降低。清单1、2、3、4A的排除申请当中,被批准的申请占比分别为33.8%、37.4%、4.9%和6.5%。

其原因在于,清单1、2中的商品,如汽车及零件、仪器等,生产技术相对复杂、供应链条更长,短时间寻找替代品较为不易, 在USTR的排除标准中予以优先考虑;而清单3、4A 中的商品,如皮革制品、服装、鞋等,生产技术相对简单、供应链条较短,虽然进口金额上的对华依赖度更高,对美消费者的福利损害更大,但短时间寻找替代品相对容易,因此排 除率较低。

从美国对华加征关税清单来看,最早出台的清单1、2最符合USTR的301调查初衷,与“中国制造2025”密切相关,且对华依赖度较低,对美经济福利伤害较小。

“因此,从中长期来看,美国扩大清单3、4A的排除范围难度相对较低。”报告称。

**中美科技战:平行体系出现可能性上升**

报告认为,拜登政府更加关注对华科技竞争政策的负面影响,因此其政策框架的以下三方面特征预计将更为明显:第一,加大美国自身的科研投入;第二,以“小院高墙”为特征的精准扼制政策;第三,借助盟友圈和多边平台的杠杆,在关键技术领域形成针对中国的“盟友圈”,缩小中国的外交回旋空间。

“预计在拜登政府时代,中美在网络空间的技术竞争和对抗加剧,平行体系出现的可能性上升。”报告称。

首先,作为大国竞争的一个核心场域,地缘政治对抗使国家安全概念极度泛化,供应链安全与数据安全成为当今大国竞争的焦点。由于竞争性上升,国家间合作意愿大大降低,多边治理机制的有效性下降。在美国的大力鼓动下,两个平行体系出现的可能性上升。

其次,未来的中美科技竞争将进入全政府-全社会模式的融合国力竞争时代。

“哪个国家能够更有效地融合各领域的国力并将其投射在网络空间,哪个国家就能够在新一轮的科技革命竞争中获胜。”报告称。

第三,中美博弈围绕新技术的国际规则、国际话语权争夺将更为激烈。过去两年来,欧美国家以及联合国的多个不同机制就网络空间的国际规则、法律框架进行磋商,在该领域新的规范不断涌现,大浪淘沙的过程到了一个重要的节点。

因此,随着网络空间国际规范的生命周期由规范兴起向规范普及过渡,大国围绕规范制定话语权的博弈将更加激烈。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周五表示,参议院将于6月8日恢复对一项旨在提高美国与中国技术竞争能力的全面立法计划的审议。(完) (发稿 马蓉;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