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市场洞察:分红购汇对人民币汇率仅是“小插曲” 不影响长期趋势

路透上海6月19日 - 每年6-8月人民币容易出现阶段性贬值压力,因为这阶段有企业利润汇回、中资企业海外上市分红派息、暑期旅游等季节性用汇需求,不过从整体情况看,这些因素最多算是汇市波动的“小插曲”,长主旋律的还是美元表现以及关键事件的影响。

资料图片:2007年9月,中国香港,一次人民币债券发行仪式上的人民币标识。REUTERS/Bobby Yip

在港、在美上市的中资公司主要业务就在中国大陆,分红需要用到外币,这就需要购汇,当然分红规模肯定大于需要购汇的规模,因为有部分企业自身有可用外汇,因此购汇量只能估计一个量级。

路透通过EIKON终端统计部分在港上市的中资公司的分红状况,可窥探一二。今年A+H和恒生国企和中企指数中的上市公司累计121家,其中今年已经公告将分红的有104家,累计分红规模折合港元约为3,978亿元(6月港元/人民币汇率均值0.9148元折算)。

其中十家中资银行分红累计1,654亿元,占比约40%,而建行以841亿港元的分红规模居首。按月份统计看,6-8月分红规模分别约772亿港元、2,159亿港元、908亿港元,折合美元分别为99.6亿美元、278.6亿美元和117.2亿美元。

如果说有影响,这么大的量级,对供需肯定会有扰动,其他行业购汇情况暂无从入手,但银行自身购汇的冲击确是有迹可循;2010年外管局开始公布月度结售汇数据,里面有银行自身结售汇数据,通过梳理确实可看到每年6-8月,银行自身结售汇多呈逆差。

当然自身售汇也不全用于分红,因为银行自身的黄金进口、日常经营以及本外币资产不匹配也会需要用到部分外汇。

通过外管局公布的明细可以看出,银行自身售汇的阶段影响确实比较明显,最近9年除了2015年8月疑似干预导致数据明显异常外,所有年份的6-8月银行自身结售汇都是逆差,而且占比整体偏高,这也反映这个阶段分红购汇确实有扰动。

但这个量级即便全部在在岸的即期市场达成交易,只能说有个别交易日会影响市场,因为大银行如果集中在某个较短时间内购汇,是可能绕动市场,但如果交易稍微分散一点,分红购汇的影响就更小了。目前在岸美元/人民币即期日均成交量接近300亿美元,而离岸CNH市场是在岸的数倍,消化这部分需求还是绰绰有余。

银行自身结售汇数据是银行(包括央行)根据资金头寸需要,通过结售汇操作,对其持有的本外币资金进行相互兑换。当银行将自身人民币头寸换成外币,形成银行自身售汇;而银行将自身外币头寸换成人民币,形成银行自身结汇;银行自身结汇大于售汇,则形成银行自身结售汇顺差,反之亦然。

分红购汇的影响应该和油盘或者苹果盘的购汇冲击相当,具有一定的时点性,但不会影响市场趋势。

另外从最近几年人民币兑美元6-8月和美元指数叠加来看,人民币走势受美元走向和外部关键事件的影响更为明显。

tmsnrt.rs/3hAyeHB

2016-2017年的6-8月人民币兑美元和美元指数重合度很高,其中2017年5月底央行推出逆周期因子,叠加当时美元偏弱走势,人民币表现明显强势,分红购汇也无法阻挡人民币的单边升值;而2018-2019年的6-8月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人民币也呈现明显的单边走势,而且表现明显较其他货币要弱。

tmsnrt.rs/2YLPQYf

如果要说今年分红购汇的扰动,可能会较往年更少一些,因为经常项下服贸逆差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会明显减少,可以平缓货物贸易顺差规模减少的影响,而资本项下因为利差优势保持整体净流入,如果不是极端的中美摩擦,人民币单边贬值的概率并不大,当然由于避险需求难消,人民币要明显升值也困难重重,整体上会跟随美元波动,但波幅会料偏小。(完)

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