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特别报导:华尔街是否会失去整整一代投资者?

* 散户投资者大举规避股票

2010年2月25日,纽交所门口,雪花飘落在华尔街一个牌子上。 REUTERS/Brendan McDermid

* 股票厌恶或导致养老与应急储蓄资金减少

* 只是周期性?还是会成为长期现象?

记者 Leah Schnurr/Edward Krudy

路透纽约11月19日电---2008年6月初,Leanne Chase赶在雷曼兄弟倒闭近乎引发恐慌前撤出了股市.她说,她和丈夫那时都感到了网络泡沫时期曾有过的感觉:市场变得”好诡异”.

尽管夫妇俩之前也曾在股市进进出出,但现年42岁、自称保守型投资人的兼职顾问Chase说,她不打算再回去了.

“有时候本来可以赚更多,而我收手太早,要麽就是早收手更好,我却出得太迟--这都让人很崩溃,”她说.”股票不是投资,而是赌博.”

散户曾经对股市投入的信念与金钱都已严重缩水.过去10年间股市的两次重大崩盘,都离不开神秘事件与错综复杂的交易案例,这已经造成对华尔街的普遍质疑.很多人现在认为,华尔街比轮盘赌也好不到哪去.

最近的一次暴跌,让股市在网络泡沫破裂後的2000年代期间涨幅全部化为乌有.现在让人担心的是,”失去的十年”将造就”失去的一世代投资者”,这些人规避股市的程度可能达到大萧条以来之最.

这种情况如果发生,较小型投资者可能会相安无事--但并非毫无关系.专家担心退出股市可能导致人们无法为退休做好准备.由于规避股市,他们可能也协助打造了恰恰为一般投资者所深恶痛绝的市场型态:交易量低,走势由即日买卖推动,极易突然转变方向.

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许多美国人以前对股票多麽浓情蜜意,这种”情意”已不复存在,至少目前是.

根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的数据,截至2008年底,随着股市大起大落,撤出股票共同基金的资金规模高达2,340亿美元.2008年最後一季的典型特徵是市场在尾盘时下滑,主因大批客户突然要求赎回,迫使共同基金抛出股票来筹集现金.

去年,即使市场回稳,投资人仍持续撤离.当时,最糟阶段似乎已经结束,整体撤离股市的资金仅90亿美元,而且资金开始回流进入国际股市.

但资金撤离的情况在2010年再度恶化.ICI估计,今年截至8月底止,共同基金流失的资金已达190亿美元.9月时,股票基金已连续第五个月呈现资金外流.这种现象通常只会出现在重大事件之後: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期间,曾经连续七个月资金流出,而1987年10月发生黑色星期一股市大跌之後,则是连续八个月资金流出.这次或许要归咎于5月的闪电崩盘事件.

投资人大部份是避开股票,转而拥抱债券及其他固定收益资产的安全感,放弃获得高报酬的可能性,换取稳定性.债券型基金2009年吸引3,760亿美元的天量资金流入,2010年截至8月底止,估计又有2,160亿美元流入.

**过门不入**

虽然根据花旗集团的资料,股市的90%是掌握在两成最富裕阶级人士手中,但资本主义在公开资本市场成为一种民主的印象,一直是美国梦想的一大要素.

如今,就像当年步入大萧条之後的情况一样,或许一整个世代的投资人已经变得与股市极为疏离.

波士顿饰品珠宝商Sol Malkiel在1929年股市崩盘时,损失了仅有的一点资金,当年的经历让他毕生都不愿再碰股票.将近半世纪之後,他的儿子--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Burton Malkiel,却出版了一本书,成为20世纪鼓吹投资股市的头号功臣之一,为那一代美国散户投资人提供了学术派的理由.

如果每波多头市场都各有学术界大将的话,从1982年开始的那一波将近20年股市大多头行情,Burton Malkiel绝对是其中的大将之一.他在1973年出版”漫步华尔街(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今年稍晚即将发行第10版,根据出版商表示,这本书已经卖出超过150万本.

这本书认为,散户投资人仅仅只要挑选一个涵盖范围广泛的股票指数,长期绩效就可以打败专业人士.

坐在其位于普林斯顿的办公室内,Malkiel相信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舍弃入市恰是投资者绝不该采取的做法.他担心一些投资者可能再也不会投入股市,极类似他父亲在1929年大崩盘後一样.

“家父的资金不多,但在是次大崩盘时钱全数尽失,此後再也不想投入股市.这是个严重的错误,任何曾在1930和1940年代买进股票的人,都获得极佳的报酬,”Malkiel说.”我们很可能产生了另一个不想碰股票的一代.这在1930年代就是个错误,我想今天这麽做依然不对.”

也有人指出,美国最大一个族群年龄渐长,是这股趋势的罪魁祸首.

战後婴儿潮一代于2006年开始到了离开职场的年龄时,ICI首席经济学家Brian Reid开始注意到这股转向更保守投资的趋势.经过20年来投资股票以准备退休积蓄後,婴儿潮一代逐渐将手中投资部位转向固定收益资产,以确保握有足以维生的稳定资金流.

这股转变也是本世纪遭遇首度崩溃,即网路泡沫崩盘馀波的一部分.近年来房市和金融危机更让投资者却步,使他们此後一直从共同基金出走.

这迥异于1990年代的情况,当时投资人的资金大量涌入共同基金.”当然,一如大家近10年认为房价绝不会下跌一样,1990年代时外界咸认为股市绝不可能崩跌.”Reid称.”但我们已学得教训,知道这两种看法都不正确.”

^^^^^

参看个人储蓄和市场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tum26q)

参看共同基金相关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zum26q)

**地狱边缘徘徊**

金融顾问和投资经理屡屡谈到”瘫软无力的”投资者:想投资,却害怕做出错误决定.这和1990年代形成对比,当时投资人相信他们不可能出错,但最近10年却使得散户谨慎得多.

“他们已受苦11年,才刚刚走完这段路,”The Stahler Group总裁暨财务规划师Steve Stahler说.

投资顾问亦注意到许多人对于华尔街严重不信任,这点在2008年对政府金援金融机构的强烈反抗情绪中显露无遗.市场格局的变化,包括向高频交易的转化及今年突发性的”闪电崩盘”--道琼工业指数在短短数分钟内狂泻约700点,这些都使得一般投资者面临的形势更为复杂化.

不论原因为何,不安的投资者手握现金,在纪录低利率的环境中几乎赚不到几分钱,而这些不流动的资金可能导致许多美国人养老与应急储蓄过少.

芝加哥Robert A. Mecca & Associates公司的投资顾问Bob Mecca表示,五年内即将退休的人最为关心的就是保护投资本金.这部分说明了为何投资者满足于将资金投资债市,而不是谋求股市上的大幅扬升.

“老年人尽力追求投资回报的日子一去不返了,”Mecca称.”相比本金的回报,他们现在在意的是本金能否收回.”

投资顾问认为,对那些离退休还远的人来说,保守投资可能并非最佳方案.低储蓄加上不及以往的投资回报,可能是个错误组合.

这恰恰是Malkiel这样的人所担心的情形.”许多投资者束手投降,说’我不会再碰股市了,’我认为他们这样对自己不利,”Malkiel表示.”我更加担心人们没有足够储蓄,且未承担足够的风险.”

**股价低廉**

重要的问题是:散户投资者出走有影响吗?

随着股市在2009年开始企稳,分析师预期散户资金洪流重返市场将引发股价飙升.虽然那并没有实现,但市场还是上涨了.标准普尔500指数较2008年初危机时所触及的低位上涨了77%左右,该指数仍较2007年10月的纪录收盘高位低约23%.

散户资金减少到底妨碍的是市场实际表现还是仅仅是市场人气?这值得商榷.从理论上讲,打算长期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入市,应会推高股价并抑制波动性.

分析师称,散户逃离股市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当前的市场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企图快进快出牟利的交易商对市场影响大于基本面.最终会导致成交量偏低,而易受消息、谣言左右的潜在不确定性增高的局面.

这其中还有预言自我应验的意味.ConvergEx Group首席市场策略师Nicholas Colas称:”由于散户越来越少,市场大部分交易都是基于艰深难懂的交易策略.”他举出了高频交易应用日益增多的例子.

当前市盈率(本益比)仍然低迷.汤森路透数据显示,标准普尔500成分股市盈率约为2011年获利预估的12.3倍.Bespoke Investment Group数据显示,1960年以来该市盈率一直在16.4%左右,反映出当前股价相对较低.

“过去10年股市有过两次大跌50%的经历,对市场心理和人们对股市的看法产生了深远影响,”T. Rowe Price投资组合经理David Giroux称.”随着时间推移,这可能对股市市盈率造成一些下行压力.”

**致命股灾**

对已经退休的Roger Potyk上校而言,5月美股闪电崩盘是让他忍无可忍的最後一击.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时,Potyk与妻子对该投行债券的投资损失了7.5万美元.即便如此,这对夫妇还是保留了股票共同基金等其他投资.随着2009年股市反弹,加上Potyk找到了兼职工作,他们又有能力弥补部分亏损.

但看到道琼工业指数5月发生的闪电崩盘後,Potyk撤出了股市投资,转投固定收益资产.

“我们对其他损失变得敏感之後,(股市)对我们而言有些承受不起,”Potyk说.”我们说过要竭尽所能过得快乐,明白不会一早醒来市场就上涨10%,但也不会下跌10%.”

Potyks不是唯一一个因为此次股灾而产生动摇的人.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的每周估算数据显示,5月股灾之後共同基金连续22周有资金流出,直到10月中旬方算止住.

专家表示,闪电崩盘可能只是投资人逃避股市的另一个原因,但非唯一的因素.市场顾问指出,客户并不常谈到闪跌,但数据显示它也未被忽视.

“我确实认为这根本上是受人气和消费者信心的影响,”Colas称.”我不认为闪电崩跌是唯一的驱动因素,但很难忽略这种关连性,且开始看似有因果关系.”

确实想持有股票的投资者一直涌入稳定且派息的绩优企业,并益发青睐受欢迎的ETF.

犹豫不决的散户投资人可能使部分经纪行业蒙受打击.相对来说,Charles Schwabb等线上经纪商因有一干积极的交易商,而较不受影响.但专处理共同基金等买方机构的经纪商则因散户投资人规避股市而遭遇艰困境.

分析师称,一旦围绕经济的变数开始清除,散户将会归队;但即便是最乐观者都担心,散户投资人即使返市,以往的热情活力也将不复见.

劳动力市场改善或许是最重要的催化因素.只要投资者担心丢掉工作,就会以节省开销和偿还债务为当务之急,之後才会考虑为退休储蓄.

Dario Caloss在2007年将共同基金出脱,正静候不确定性排除以重回市场.他原本计划在道琼指数回到8,000点时重新入市,而道琼也在2009年5月有效重回该水准.但他承认,他退居观望的期间较原本计划要久,因其等待着经济趋稳.

“这股逆转其实是因为,我们应该信任的那些人,并没有真的作好他们的把关工作.这有点令人震惊,”Caloss称.”因此要投资人带着大量信心返回市场很难.”(完)

--编译 隋芬/蔡美珍/张若琪/石冠兰/程琳;审校 王冠中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