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特写:中国工人深受通胀之苦 仍厉行节约拼命攒钱

路透中国东莞1月28日电(记者 James Pomfret)---随着通胀在中国的肆虐,类似珠江三角洲等中国沿海制造业中心的数百万工人们正愈发担心不断增加的生活成本侵蚀掉他们微薄的工资。

1月24日在东莞拍到的外来务工者正准备回家。 REUTERS/Bobby Yip

在珠江三角洲中心区域的某个工业郊区,很多月工资约相当于150美元的工人们抱怨着不断上涨的物价。

来自四川省的赖小飞(音译)说:“我几乎攒不下钱。”他说自己工作的吹风机厂去年曾大幅加薪,但实际意义不大。

“我觉得,今年我们的基本工资还应该再涨。”

赖小飞在厂子外面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上打台球,而其他人则围坐在一台电视机周围,百无聊赖地看着韩剧。

赖小飞说攒不下钱和自己一天一包烟的习惯有关。一包香烟的价格约相当于一美元,买烟占了他收入的五分之一。

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一直对东莞等沿海制造业中心的高工资心存向往。他们中大多数人来自贫困的农村。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沿海和较贫困中部地区的工资差距正日益缩小,令农民工不再有千里跋涉到沿海地区找工作的动力。

对于中国1.5亿农民工而言,大多数人在条件极其恶劣的工厂里长时间干活,却只能赚取一点微薄的工资。

他们的加薪需求和消费模式对中国经济有着重要影响。

由通胀引发的社会风险也是中国政府担忧的一个问题。经济学家预计通胀压力会继续增加。

尽管专家表示,发生大规模动乱的风险很低,但农民工或许有更多加薪要求,令已然四面楚歌的中国工厂业主们进一步面临成本压力。

在赖小飞的所有开支中,最大一项开支来自房租。他现在的房租是每月350元,比去年增加了60%,从侧面也反映出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欣欣向荣。

尽管如此,就我们所采访的这十几名工人而言,他们还尚未走到山穷水尽的境地。

比如绞尽脑汁攒钱的小伙子范真(音译)。他今年24岁,每月工资相当于380美元,他的目标是每月攒一半工资。

为省下公车钱,他骑车上班;他不抽烟,也很少下馆子吃饭,在娱乐活动和衣服上则基本没有开销。

范真说:“我有时会在电脑上看电影,当我和一帮朋友去商店时,我们只是逛逛、聊聊,不会买任何东西。”(完)

编译:靳怡雯 发稿:王燕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