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欧洲各国或难照搬德国“债务刹车”法“

* 德国对”债务刹车”法的承诺出现裂隙

* 经济学家警告称,相关规定或将导致伪造帐目

* 匈牙利凸显财政政策的政治风险

路透柏林2月7日电---就在德国政府对欧元区其他国家施压,要求其采用严苛的德式赤字管理规则之时,自身对遵守其”债务刹车”(debt brake)法的承诺正首度出现裂隙,而该法是德国为其他国家树立的典范.

德国总理梅克尔正力促其他欧洲国家将这些基于德国法律的有约束力的条款写入各国宪法,以此作为对抗欧元区债务危机新计划的一部分.

德国法律强制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在未来五到10年内,实质性消除结构性预算赤字.法国和西班牙等欧元区成员国已经表示有意采取类似举措.

理由很简单:国家赤字限制提升了欧盟稳定暨成长协定(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的可信度,这将向市场展示各国领导人在认真对待财政治理,并降低未来爆发危机的风险.

但是研究财政规则有效性的经济学家仍怀疑,德国的”债务刹车”法能否成功推广到那些并没有财政纪律传统的欧元区国家.

部分人士担心,该举措甚至可能增加欧元区成员国伪造账目的风险.这一问题也是致使欧元区陷入目前困境的部分原因.

“我对于这些制度是否有效存疑,”哈佛大学经济学家Alberto Alesina称,”政府可以出台规定,但过去的经验表明,如果他们想绕道而行,采取一种不同的政策,这是可以做到的.”

**阻止举债的闹剧**

德国本身就是头号证人.

去年底,德国央行和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顾问们批评总理梅克尔的联合政府,违背了自身”债务刹车”法的精神,因为政府拒绝调整财政整合计划,以便把好于预期的2010年税收收入考虑在内.

如果这麽做的话,德国政府在未来数年举债的空间就会大幅缩减,因为2010年被当作政府在2016年前将结构性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降至0.35%这一目标的基准年份.

德国人口最多的州--North Rhine-Westphalia(NRW)也出现倒退迹象.该州一个地方法院威胁要阻止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少数政府大幅增加借款的计划,其中的部分款项用于弥补地区银行Landesbank WestLB的损失.

根据该州政府的计划,今年新增净借款将窜升至78亿欧元,而2009年为41亿欧元.”债务刹车”法要求德国各州在2020年之前削减赤字至近零水准,而该州政府的借款计划令其兑现承诺的能力受到质疑.

“如果州政府坚持其立场,我认为其将无法实现法律设定的限额,”波恩(波昂)大学的经济学教授Juergen von Hagen表示,”这样,德国其他州会说,如果大州都不遵守规则,为什麽要我们遵守呢?”

Von Hagen相信,如果其他国家效仿德国,将严苛的新财政规定写入国家法律,类似的阻止举债闹剧可能会在欧洲上演.

他以美国为证,称美国许多州都有限制公共债务的规定,但通过开发出不能被定义为债务的新金融工具,进而规避了法律的要求.

“这些规定带来的危险之一就是,为公共财政创造了大量的模糊地带.有可能会引发到处皆安然(Enron)的风险,”他说.其所指的是位于德州的能源服务集团,该集团2001年因表外会计帐目造假曝光而倒闭.

**来自法国的阻力**

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对将德国”债务刹车”法扩展至全欧洲的做法持质疑态度.

日内瓦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国际经济学专家Charles Wyplosz几年来一直表示,欧盟内部推行统一的预算规定并不会起作用,因其与成员国的主权相冲突.

他认为德国2009年颁布的法律恰恰有可能成为”游戏规则改变者”,因为该法律是德国自主颁布而非由欧盟强制实施的.但Wyplosz也承认,要将该法推广至他国仍存在巨大的政治阻碍.

法国总统萨科齐去年成立特别委员会,研究法国引进债务规则相关问题.作为委员会成员,Wyplosz表示,事实很快摆在眼前,来自左右翼议员的反对将令该计划胎死腹中.

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康德苏领导的委员会最後提出一个模糊的建议,而Wyplosz则拒绝对此表示支持.

“当萨科齐所属政党的议员反对该建议时,很明显建议未得到多数支持,也不会获得通过,”他表示.

这说明,看待法国上周对于跟进德国,以及将新预算平衡规则写进宪法的承诺,要有怀疑精神.

欧盟另一国家匈牙利在财政纪律方面的努力,也变成了政治潮流起落的牺牲品.

在2008年,匈牙利政府设立独立的委员会来监管预算编制,并与挥霍无度的政府相制衡,被捧为财政政策典范.但现在该委员会的资金和人力已被首相Viktor Orban的新政府剥夺一空.

位于布鲁塞尔的智库Bruegel成员Zsolt Darvas称,匈牙利的例子表明,在对经济困境没有达成广泛共识的国家强制推行财政规则存在风险:这些规则可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称,欧元区债务危机带来的真正教训是,市场通过推高那些未能整顿财政国家的借贷成本,接过了维持欧洲财政纪律的任务.

“规则可能是好的,但市场已经成为一个更重要的维持纪律的元素,”他称.(完)

--编译 洪曦/李春喜/兰秀娟/梁睿雪/王丽鑫;审校 王兴亚/张明钧/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