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法国银行业同意用以新换旧的方式继续持有希腊债务

* 法国银行业同意对希腊债务以新换旧

* 此次敲定的协议可能为其他欧盟国家银行提供范本

* 希腊议会周一开始对撙节计划进行辩论

路透雅典/巴黎6月27日电---法国周一提出一项激进方案,银行业将把到期的部分希腊债务换为30年期新债;同时希腊政府为其五年期撙节计划寻求政治支持,以避免陷入破产.

越来越多的储户逃离希腊银行业,金融市场在焦虑关注,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巴黎的一个记者会上表示,该国银行业已同当局达成初步协议,自愿将到期的债务换成新债.

“我们认为,把贷款期限拉长到30年以上,按欧洲贷款的利率水平,加上未来希腊经济成长相关的溢价,各国会发现这样的安排具有吸引力.”他表示.

意大利财政部一位官员称,该计划提交到国际银行业和欧盟官员周一同国际金融协会(IIF)在罗马举行的会议,但尚未作出结论.

穆迪表示,希腊银行业从民间部门吸纳的存款今年迄今已经流失了8%,客户由于失业,将资金转往海外或购买黄金等原因,储蓄大幅减少.

法国政府消息人士表示,根据协议大纲,银行将把70%的2011-14年到期的希腊债券收益继续投资,其馀部分赎回.在再投资方面,50%将用来投资新的30年券,20%将买进零息AAA债券,并递延利息.

消息人士表示,新债将计入特殊目的工具(Special Purpose Vehicle:SPV)之中,可以有效将希腊债券自参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当中移除.银行将改以SPV的方式持有股票.

民间银行消息人士表示,新债可能是以欧元区的纾困基金(EFSF)或欧洲投资银行来提供担保.

法国政府消息人士把这个由法国银行业者所提出的解决方案形容为”一种没有公共担保的民间布雷迪(Brady)债券,”其指的是1989年拉丁美洲债换交换成可买卖的证券,当中有些得到担保.该交换计画是由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Nicholas Brady所提出.

德国银行对这个”法国模式”感兴趣,尽管德意志银行执行长Josef Ackermann表示,这只是数种考虑的解决方案之一,还不清楚是否有找到任何令人满意的提案.

“政界领导人预期本周结束前会有解决方案,但我们不应该草率行事,”Ackermann在接受路透电视专访时表示.”想出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很重要.问题太复杂,需要好好讨论.”

欧洲债务处理图表,请点选(r.reuters.com/hyb65p)

**执政党内部存在分歧**

官方贷款及民间部门参与等针对希腊的新财政救助,将取决于希腊议会本周能否通过五年撙节计划,并就实施结构性改革和私有化进行立法.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在议会辩论开始时对议员表示,”投票是希腊重新站起来的唯一机会.”

希腊财长Evangelos Venizelos在雅典会见执政的社会党(PASOK)内部反对派时,要求他们对周三和周四的投票予以配合,投票失利可能令该国陷入违约.

希腊保守派反对党拒绝了保持国家团结的呼吁,迫使帕潘德里欧依赖其微弱的议会多数席位,艰难推进削减开支、加税及出售国家资产的举措.

不过随着希腊陷入严重衰退,至少有三位社会党官员就撙节计划表达了严重的保留意见,或是公然反对,他们称此项计划将粉碎未来几年经济实现成长的希望,目前尚不清楚投票结果会是怎样.

Venizelos承认此项计划是痛苦的,但指出该计划可以为稍後协商更多有利条件争取时间,这种态度或将惹恼一些欧元区夥伴国家.

“策略是对两项法案进行表决,以便能够面对欧盟及IMF,获得第五笔款项,直至在夏季结束,我们就一项新贷款计划进行严肃讨论,”他说.

欧盟和IMF表示,若撙节措施未获希腊议会批准,他们将不发放去年所批1,100亿欧元救助计划中的第五笔款项.而该撙节计划已引发希腊国内罢工和示威活动.

若贷款不能及时发放,希腊政府可能会在数周内耗尽所有资金,进而或引发一轮欧洲范围内的危机.希腊政府此前因公共财政崩溃而被金融市场拒之门外.

“若只是希腊出现问题,问题就已很严重,”德意志银行的Ackermann表示.”但如果其它国家也被拖下水,後果可能会比雷曼兄弟破产更为严重.”

**备用方案**

三名欧元区消息人士透露,欧盟官员正制定针对希腊的应急计划,以防希腊议会否决撙节计划导致该国无法获得下一笔欧盟/IMF紧急贷款.

与法国提出的新债换旧债方案不同,该後备方案包括若下一笔救援金无法在7月中旬前到位,仍能确保希腊得到所需流动性以避免违约的方案.

首轮关于撙节计划框架的投票定于周三进行,随後议会将于周四就另一包括具体实施措施的法案进行投票.

在一共有300个席位的议会中,过去13个月来议会中支持帕潘德里欧的议员减少至155个.这意味着少量票数就能决定结果,如果一项法案获批而另一项未获通过,形势将进一步复杂化.

副总理Theodore Pangalos周日在接受西班牙世界报采访时表示,他相信第一次投票将获通过,但对于第二个实施法案则不那麽有信心.

“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所在,”他说.”我不知道我们的部分议员是否会投反对票.”

以新换旧的谈判取得进展,周一令市场对避险公债的需求降温,但希腊公债较指标德国公债的利差进一步走阔20个基点至1,432个基点.(完)

--编译 郑茵/戴素萍/王翔琼/梁睿雪;审校 张荻/张涛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