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9・11後美国安全举措收成效 民众却付出高昂代价

路透纽约9月7日电(记者 Daniel Trotta)---旅游者涌入美国纽约时报广场,一睹当地明亮的灯光和百老汇的精彩演出。他们在那里还会有意外发现: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地铁站巡逻,警戒随时可能出现的炸弹或持枪袭击者。

5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抵达纽约世贸中心遗址向9.11事件罹难者献花圈。REUTERS/Brendan McDermid

2001年发生的9・11事件已经过去10年,美国也对自由与安全之间的平衡做出了新的选择,曾经开放和自由的社会变成了一个充满警惕的状态。

这种选择的结果不可否认。美国此後没有再次遭受攻击,仅出现了几次有惊无险的事件,其中包括去年时报广场的未遂爆炸案,当时一名巴基斯坦裔美国人卡车上装载的简易爆炸物未能引爆。

美国在失去自由和金钱方面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多大?民权自由派支持者对被监视时代的到来感到担心,认为这种环境可能长久存在下去。

根据布朗大学华生国际研究所“战争成本”课题组的研究称,除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方面的开支1.3万亿美元,美国在国土安全方面还另外花了4,00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战争债券利息和老兵医疗保健费用。

总统和警方现在拥有更多权力,有更大权力可以窥探公民私生活,而接受法庭监管变少了。机场安检变得更加彻底。

“10年後,如果我们仍保持这种紧急心态,那就是我们现在的样子。这是新的常态,”美国国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主席赫尔曼(Susan Herman)表示,“在某种情况下,如果你不改变那种情况,无疑会陷入安全却无自由的状态。”

**关于国民自由的辩论**

那些对10年前那个星期二早晨的大面积伤亡记忆犹新的人看来,“新的平常”对美国的好处良多。

“对我来说,那无疑是值得的,”纽约州共和党议员彼得・金(Peter king)说道。他是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

他表示,“相比被大火烧死或是从106层跳下的人,诸如《爱国法案》、在机场和港口接受安全检查都可以接受。”2001年10月通过的《爱国法案》扩大了美国执法机构的监视权力。

大家容忍了机场的安全检查。金表示,“如果我可以在脱鞋和承受飞机爆炸的风险之间做出选择,我宁愿脱鞋。”

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则更让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对穆斯林群体,他们面对着歧视问题,并曾被安全部门逮捕。

“现在的情况比9・11时糟糕,”美国穆斯林关系委员会芝加哥分部的主管瓦利德(Dawud Walid)表示,“我认为今後5-7年情况不会发生重要改变。”

民权自由派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大谴责就是同意扩大执法人员的权利。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特里(Jonathan Turley)将奥巴马称为一个“噩梦”,称其在赢得大选後背弃了民权自由理念。

“放弃民权自由非常容易,但重新获得却非常困难,”特里称,“对于民权自由派来说,奥巴马就是个梦魇。他继承了小布什以前持有的所有观点,在某些方面甚至走得更远。他在反恐领域对民权自由的关注几乎为零。”

金则认为,这些疑虑并不恰当,并对法庭能够保护被警察错误逮捕的无辜民众抱有信心。(完)

编译:王凤昌 发稿:王燕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