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独家:雷曼前执行长富尔德今何在?

路透爱达荷州凯彻姆9月7日电(记者 Clare Baldwin)---曾担任雷曼兄弟执行长的富尔德(Dick Fuld)临别给了我一个拥抱。

图为2008年9月15日资料图片,显示在纽约,一名自称雷曼兄弟雇员的女子,在时任雷曼兄弟执行长富尔德的肖像上留言。REUTERS/Joshua Lott

我花了两天时间追踪采访这位被指责为华尔街金融风暴祸首的人物。

上周五,我到了富尔德在凯彻姆(Ketchum)的家中,周六和他搭乘同一个航班飞往盐湖城。後来,他飞往纽约,我则飞回旧金山的家中。

他的拥抱很温暖,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因强硬作风而被称为“大猩猩”的华尔街银行家。两天里他曾两次拥抱我,临别时跟我说“宝贝,再见!”

我一直试图让富尔德谈谈雷曼兄弟一年前破产经过、以及他此後遭遇的责难,但他说他做不到。

他在家里、飞机上、机场,好几次向我表示他真的希望能陈述他的看法。但或许是出于法律上的原因,并且他认为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公平地听他说话,所以他不想谈。

富尔德说:“你知道吗,人们说着各种各样的废话,他们不知道真相,但他们并不打算从我这里了解真相,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我想走出9月15日阴霾,我想远离这所有的废话。”

当我追问他为什麽不辩解,为什麽不努力在雷曼兄弟破产一周年前化解可能出现的负面舆论时,富尔德表示:“因为我不想这麽做。我告诉过我自己,绝不这麽做。”

“因为,那样就像在自卫,而我不想处于自卫状态。我相信,好人会笑到最後。我对此深信不疑。”

这个男人显然感觉自己四面楚歌,他面临即将再次来临的负面舆论,他曾经信任的一些人弃他而去,甚至他还面临刑事和民事调查,他几乎成了人民公敌。

面对这一切,他只能报以愤怒、悲哀以及蔑视。

我们走过盐湖城机场时,我问起他对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美国前财长保尔森以及现任财长盖特纳的看法。这三个人,是决定让雷曼走向破产而不肯施以救援的关键人物。

听了我的话,他突然停下脚步、转向我、抓住我的手臂。

他脸色变得冷峻,停顿了一下,然後提高音调,坚定而快速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想评论他们。”

之前一天,在他的家门外,在湖光山色中,他曾暗示过去的一年非常艰难。

我问他如何挺过来的,他说:“你知道,弗洛伊德一生都在遭受挑战,但他总是说‘我的母亲爱我’。而我想说的是,我的家人爱我,我也有几个密友能够理解发生的这一切。我有这些就足够了。”

富尔德看起来很健康,生活也不奢侈,至少我见到他的时候是如此。他早上在屋後的山间步行,我周五下午到达的时候据说他正在工作。

尽管他并不愿意我去拜访,但还是彬彬有礼。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让我的车开进大门,可以在门口不搭理我。他在机场和飞机上也可以不跟我说话。他本可以当我不存在。但他都没有。

他起初对我贸然来访感到不满,建议我离开,不过他後来说:“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要和你说话。我想大概是因为你有勇气来到这儿。”

“我也希望能邀请你共进晚餐,但我做不到。我尊重你,尊重你的职业。”(完)

编译:靳怡雯 发稿:朱淑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