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杰克逊的污点与粉丝的“滤色镜”

路透洛杉矶7月3日电(记者 Dean Goodman)---正如当年人们有意识地不去想“猫王”普雷斯利去世时已是一位嗜药成性的瘾君子一样,在迈克尔・杰克逊去世後,人们对于这位“流行歌王”的推崇也患了一样的毛病:直接忽视他人生的阴暗一面。

四年前当他因亵童指控站在加州法庭上时,他的音乐事业已停滞不前。虽然一名13岁男孩有关杰克逊如何猥亵他的证词句句乍舌,但法院依然判决杰克逊无罪。但这一事件的伤害已不可挽回。

1985年书作《Trapped: Michael Jackson

and the Crossover Dream》的作者、资深摇滚乐评论人Dave Marsh说:“在审判之後,他(杰克逊)已经完了,在我心中,作为名人的他早已死了、最後几年他真是挺可怜的。他已经把自己弄得不能再渺小了。”

在杰克逊死後不久有媒体报导他滥用药物,让人们不禁想起了1977年猫王之死。

同样与猫王不谋而合的是,杰克逊死後唱片的销量突然飙升,全球歌迷们疯抢购他的专辑,巨大的需求让生产工厂忙得焦头烂额。同样,正如人们尤为喜爱“年轻时代的猫王”,对于杰克逊,大家也是侧重没有“变脸”前的“年轻杰克逊”。

2006年书作《关于迈克尔・杰克逊》(On Michael Jackson)的作者Margo Jefferson希望人们能够将自己对于“艺人杰克逊”与“普通人杰克逊”的感觉区分开来。

Jefferson说:“我觉得在文化偶像方面,我们可以兼顾多个方面,我们认为无论是杰克逊,还是马龙・白兰度、朱迪・嘉兰和猫王,都是天才人物,同时我们很清楚,这些人对自己造成的巨大伤害,别人对他们的伤害,及他们对别人的伤害。”

娈童案

1993年,杰克逊支付巨资才平复了第一次娈童风波,据报导金额高达2,300万美元。而在10年後的2003年,他公然告诉一位电视采访者,与男童过夜没有什麽不妥。同年他再次卷入娈童风波中。

传记作家Christopher Andersen在1994年的《非授权的迈克尔・杰克逊传记》一书中写道,从1987年开始的三年内,杰克逊几乎每晚都会与年龄在9岁到14岁之间的男童共眠。

1987年,执笔杰克逊回忆录《太空舞步》的“枪手”Stephen Davis在杰克逊位于加州Encino的家中采访了他,期间不断有男童去他家中。

Davis说:“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同在一个床上,但是如果说是露营的话,我没有任何异议。的确有可能是与‘迈克尔叔叔去露营了’。但我相信杰克逊绝没有碰过他们。”

虽然娈童指控可能损害杰克逊的命运,围绕他的滥用药物和整容等说法多年以後依然会成众说纷纭,但在音乐成就上,杰克逊一直备受推崇。

凭借“Billie Jean”与“Beat It”等多首受音乐录影带催生的热门金曲,他在1982年发行的专辑《Thriller》依然稳坐有史以来最畅销专辑宝座,但他之後出版的专辑,如1987年的《真棒》(Bad)、1991年的《危险之旅》(Dangerous)与2001年的《Invincible》等,制作成本一再水涨船高,但收入却一路下滑。

Hoskyns说:“《真棒》专辑中的所有歌曲像是计算机或是一个小组写出来的,以後的专辑也很糟糕……他变得非常虚伪,甚至连自己身上是真是假的部分都弄不清楚了。”

杰克逊在“杰克逊五兄弟”时期的成名曲“ABC”与“I’ll Be There”等依然是经久不衰的少年流行歌曲;杰克逊单飞後非常有远见要取得突破,1979年发行了至今被很多人认为是其杰作的《?外》(Off The Wall)。

归根结底,他在音乐上的成就一直非常稳固,这不禁让我们反思,如果不是生活上一团糟,那麽他还会取得什麽成就。

《滚石》作家Neil Strauss说:“他应该一直去创作音乐,没有人怀疑他的才华。当音乐响起,他迈开舞步,全身心融入其中。这才是真正的杰克逊。”(完)

编译:张敏 发稿:王燕焜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