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中国结构型减税真相:真减税抑或只是放缓税收增速?

路透北京8月14日 - 结构型减税一直是近两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被视为积极财政政策支持实体经济的重要政策工具。无论是提高营业税和增值税起征点,抑或自2012年率先在上海试点的营业税改增值税,以及将在2015年全面完成营改增等等。

其中旨在取消重复征税和优化现行税制结构的全面营改增,其意义不亚于中国税制改革的新一轮革命。那么近两年中国政府的诸多减税举措,以及被视为本轮财税改革的重头戏之一的营改增,自试点至今真实减税规模到底有多大?

据财政部公布数据,营改增试点后,试点企业总体实现减税,2013年减税规模超过1,400亿元人民币,比上一年426亿元的规模高出近1,000亿元。

但若将2012年开始营改增试点至财政部公布的增值税、营业税数据汇总梳理,不难看出,中国一方面在实施结构型减税,另一方面,涉及相关税种的税收规模却只增未减,放缓的只是该项税收的增幅而已。

下附自2012年以来财政部公布的国内增值税,营业税及整体税收数据:(数据来源财政部官网)

时间 国内增值税(万亿 营业税(万亿) 税收收入(万亿)/ 中央财政收

)/增幅 /增幅 增幅 入比预算超

收(亿元)

2014年上 1.52/6.1%(扣除营 0.92/4%(营改增 6.4 /8.5%

半年 改增1.4%)* 11%)#

2013年 2.88/9% 1.72/9.3% 11.05/9.8% 113.77

2012年(1 2.64/8.9 1.57/15.1 10.06/12.1% 255.23

月1日营改

增上海试

点)

注:* 扣除营改增1.4%:按照扣除营改增收入的可比口径,同比增长1.4%。

# 营改增11%:考虑营改增收入转移后同比增长11%

中国在2011年11月1日起提高营业税增值税起征点,2013年8月又将小微企业减免增值税门槛上调到每月营业额2万元。

2012年1月1日在上海率先试行营改增试点,2012年8月1日起至年底,将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并扩围到十个试点城市,2013年继续扩大试点地区,2013年8月1日,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营改增试点扩大到全国。2014年1月1日,铁路运输业和邮政业纳入试点,6月1日将电信业纳入试点行业。

根据财税改革方案,下一步营改增范围将逐步扩大到生活服务业、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等各个领域,“十二五”(2011-2015年)全面完成营改增改革目标,相应废止营业税制度,适时完成增值税立法。

**矛盾的目标:结构型减税与增收**

不可否认,自2012年以来中国GDP告别多年接近两位数的增速,连续两年维持在7.7%,经济总量的扩大以及结构型减税政策优惠带来更多税源,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相关税收规模只增不减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中国每年两会确定的当年财政收入增幅目标,更像是要确保当年完成税收任务的军令状,也使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部分地区为确保完成税收任务征收“过头税”,加重企业负担,成为逆向调节的工具,让结构型减税的优惠政策本意与实际上要求完成增收目标的政府行为变得自相矛盾。

伴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中国的财政收入也在近两年终止了多年来维持在20%左右的高增幅,但财政及税收收入整体增幅仍快于GDP增幅,财政超收成为常态,因缺乏官方公布的宏观税负数据也使得中国税负是高是低屡屡成为热议的焦点。

或许是基于此,中国本轮财税改革方案确定的三大任务之首就是“改进预算管理制度、完善税收制度、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从逻辑看,预算管理制度改革是基础、要先行;收入划分改革需在相关税种税制改革基本完成后进行;而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需要量化指标并形成有共识的方案。

一位不愿具名的财税官员就透露,预算管理制度的改革要求预算要公开、透明和细化。同时要求对预算支出刚性控制,预算收入则采取弹性控制。

“这意味着今后涉及到不管是中央财政还是地方财政的支出,如果没有出现特别重大的事件,原则上是不能突破支出预算的。而收入弹性控制,就意味着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下,财政收入不能采取刚性的,即主要是税收。”该位人士称。(完)

(发稿 沈燕; 审校 林高丽)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