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低油价恐影响天然气产量增长 但业界存疑

路透11月4日 - 全球油价今秋直降,可能降低美国页岩油井的投资,不仅削减原油产量增长,而且也影响到那些油井的副产品天然气产量。

图为加拿大阿尔伯塔省Calgary附近油田的抽油机。REUTERS/Todd Korol

原油井出产的所谓伴产气(associated gas)占新燃气供应增幅的三分之一,目前占总供应的8%左右。

美国天然气产出达到创纪录水平,而且其产量未来数年还将继续攀升,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如果页岩油钻井支出一如预期那样下降,会影响到天然气,可能令天然气产量曲线趋平。

“如果低油价状况持续,那么石油生产在经济角度来说愈发不划算,那么就会减缓天然气产出增长,”Citi Research大宗商品策略部主管Anthony Yuen表示。

油价大跌正推动一些小型企业接近盈亏临界点,他们之前从美国页岩油荣景中获益。

但美国原油期货6月以来锐降25%,尚未影响到天然气价格。

今年亨利港指标近月天然气价格GT-HH-IDX平均为每百万英国热量单位(BTU)4.47美元,高于2013年全年的3.70美元,也是2008年触及纪录高位8.93美元以来的最高水准。

美国页岩油井出产的多数伴产气都来自德州Eagle Ford页岩油项目区、德州和新墨西哥的二叠纪盆地、以及北达科他州Eagle Ford油田。

还不清楚石油钻井公司控制支出的底线。许多分析师称,油价必须更进一步下跌才会严重影响产量。供应过剩疑虑打压美国原油周二跌至近75美元的29个月低点,远低于6月超过107美元的高位。

“石油钻井出产的伴产气不会受到影响,除非油价从目前水准继续大幅下跌,”Energy Ventures Analysis的主管Stephen Thumb表示。“能源企业不太可能对伴产气减产,因为(石油)价格仍然不低。”

但这种风险在上升,引发天然气市场对其影响的质疑。

**产量不会放缓**

根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EIA)的数据,至少从2008年以来,美国油气企业的陆地天然气每年产量都创下最高纪录,未来25年预料总产量每年成长超过1%。

在投资钻井之后,能源企业就会变得不愿停止开采。这从宾夕法尼亚和西弗吉尼亚州Marcellus页岩项目的巨大产量中可见一斑,该项目占全国天然气产量的五分之一。

“极低的损益两平成本、强劲的生产率增长,以及钻探完成但尚未投产的油井存量,都使当地生产商基本上不受偏低价格的影响,”美银美林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尽管指标交割中心亨利港(Henry Hub)的价格相对持稳,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位于Marcellus的Dominion South Hub现货天然气价格E-DOMSP-IDX,在10月中旬触及1.4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mmBtu)的历史新低。

由于东北部这些页岩项目多数主产天然气,所以相比鹰潭页岩项目、帕米亚盆地或贝肯油田的伴产气而言,更加不易受到石油价格的影响。

未来天然气产量增幅中的大部分料将来自Marcellus和相邻的俄亥俄州尤蒂卡。未来两年,这些地区料将有超过12条天然气管道投入运营,将天然气输送之间北美其他地区。

**湿气与干气**

过去几年油价高企,钻探商聚焦于生产更多“湿气”,而非“干气”。湿气结合了传统天然气和天然气液(NGLs),比如乙烷、丙烷和丁烷,与伴产气一样,湿气与原油价格相关。

现在,油价下降似乎终将抑制伴产气和天然气液的产量增长。由于天然气需求仍在增长,生产商可能必须将更多钻井移回干天然气田。

“有很多新增天然气产量,是来自那些追求天然气液和原油高利润的钻探商,”法国巴黎银行驻纽约负责天然气的大宗商品策略主管Teri Viswanath表示。

未来几年天然气使用量料至少增加2%,因工业和发电企业消费量增加。

由于美国将更多天然气输送至墨西哥,并售往亚洲和欧洲,天然气需求亦料将攀升。

“我们可能需要通过提供高价来激励生产商,让他们纯粹因为符合经济利益而生产更多干天然气,”Viswanath说,目标将是为了天然气本身而生产,不管它是不是来自天然气液和页岩油的副产品。(完)

(编译 李爽/王颖/杜明霞;审校 艾茂林/蔡美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